It’s a nice thing to have

于欣烈在知乎想法

东航的飞机餐为什么还要每人发张纸质小卡片,触控屏上显示下不行吗?

因为在设计合格的前提下,拿着一张纸质小卡片点餐感觉很好,而飞机上触屏的感觉很糟。可惜,东航的小卡片设计不合格。SHA–PEK 的那个连字符,「tea,coffee,juice」,「We also have prepared」。和国泰的对比一下。

在电脑上听音乐,用旋钮或推子调节音量比用键盘上的 F11 和 F12 调节更加可口。

大众小众

林檎的博客看到插画师中村佑介的(日文,下为林檎转述):

他提到,年轻时候的他也刻意喜欢小众的(minor)的东西,认为小众的东西就是深刻的,大众(major)的东西就是浅薄的。但长大之后,现在也发现像迪士尼、漫威这种电影,它的意义也很深。

我年轻时也刻意喜欢小众的东西,现在我加倍刻意喜欢小众的东西。

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三十岁后不再前卫是人生常态。但和中村这种所谓浪子回头或是与人生和解的态度相反,这个人生常态一直是我的对手,我不想变成那副从容自在的傻样。

中村佑介大我两岁,应该算一代人。我们这代年轻时,「小众」一词还有意义。今天它没有意义。有太多个大众和小众,稍微一转身,大小众就会互换。这是一件好事,它强迫妳去区分哪个小众深刻,哪个小众肤浅,哪个大众深刻,哪个大众肤浅,哪个肤浅深刻,哪个深刻肤浅。如果中年之后的结论只是「其实大众作品意义也很深」,那么小众的奥之细道是不是白走了呢?

Dynamicland 怎么样了?

BBEdit 开发者 Rich Siegel 接受苹果采访(链接只能在 iOS 或 10.14 以上的 macOS 上打开):

那是一九九五年,我们还不知道 HTML 是什么,但能看出它很有潜力。

@mmalex 参观 Dynamicland 后的感想

它和常规的编程范式截然相反……是封装的对立面。其「默认状态」就是用一个简单的语句肆意改变全局状态,哪怕有破坏性后果。什么封装,什么隐藏数据。如果我要在任何物体上画圆,直接这样声明就好了。动态到了极致……感觉她们做的东西有点厉害,很有「六零年代加州」的感觉,和我平日习惯的电脑世界非常不一样,耳目一新。

配音 vs. 字幕 reprise

@chenqin 在知乎想法

很多评论说看配音还是看原版和英语水平有关系,我的感觉并非如此,我个人英语也不算很好,没有字幕很多剧情是看不懂的,更何况还有印度电影泰国电影西班牙电影,更不可能脱离字幕。

这里的问题和英语水平确实有关。假如 10 分是满分(英语为第一语言),英语 3 分的人可能会偏好配音版,英语 7 分的可能会偏好字幕版。在中文世界讨论配音版和字幕版优劣的大多是英语 7 分的人。而英语 3 分的人在此拥有正义。

英语 7 分大概是这样:可以顺利阅读专业领域的文章以及非虚构文章,但阅读小说、听电影对白比较吃力。这是在非英语环境学习英语的正常结果。

最大的问题还是以前说过的,已经有很多中国人看中文电影都习惯于依赖字幕了。在这个无论发表任何观点都会有人问「有问题吗?」的时代,我想说字幕是无障碍设计的一部分。字幕版电影最能让人明白这点:听力跟不上就看字幕。如果妳本身没有障碍,就不需要无障碍设计。如果一个人在字幕版外国电影的多年训练下,已经逐渐对母语电影形成了听觉障碍,这没有问题吗?或许这就是未来 AR 眼镜的杀手级应用:在面对面交谈时显示字幕(尊享版每月 100 元,可实时翻译一切语言)。

达明一派在 Apple Music 中国区以及 QQ 音乐下架

@-另类国度-四月三日在新浪微博

Apple Music 中国区已删除达明一派的全部专辑。这是继 QQ 音乐之后,第二个删除达明一派作品的串流音乐平台。

@AnthonyWongArchive 四月二日

B 大多数达明一派的视频也消失了。

目前网易云音乐、虾米还都可以听。不过 @AnthonyWongArchive 在上面的评论区里补充说:

上次下架明哥(按:达明一派成员黄耀明)的时候,QQ 音乐也比其它 app 早半个月。根据以往经验,淘宝可能也快了,买碟的要赶紧了。

@似是楠貴人评论说:

我直接下架了 QQ 音乐的 app。

有人发现网易云音乐里虽然还能听,但有些专辑只能听一部分歌曲,怀疑是和数字版权相关的问题。果真如此,为什么通常认为数字版权最丰富的腾讯不把没有版权问题的歌放出来,而是全面下架?此外,包含「天问」的一九九零年专辑《神经》在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都全无踪影。

四月三日,日本电子音乐组合电气 Groove 的石野卓球在啁啾会馆说

世界就要变得只有品行端正的人做的音乐才能存活了呢。北朝鲜的普天堡电子乐团听过吗?意外的好呢。

此前电气 Groove 的另一位成员 Pierre 泷由于吸毒嫌疑被捕,索尼在日本实体店和线上流播平台全面下架电气 Groove 的作品。

普天堡电子乐团的歌可以 YouTube 听到

此外,Apple Music 中国区的崔健《解决》专辑(一九九一)少了歌曲「最后一枪」。

四月九日两本新书

Robert A. Caro 的《Working》(Knopf 出版社),以及 Damon Krukowski 的《Ways of Hearing》(MIT 出版社)。Caro 的大名配合「作业中」的书名,就已经是最好的促销药。他关于纽约大亨 Robert Moses 的传记《The Power Broker》出了名的厚,且至今未出电子版。前后买的两本纸书分处两地,欲开卷而不能。《Ways of Hearing》自然是照着 John Berger 的《Ways of Seeing》来的,基于同名播客。一直想写同样的题目,被人抢先了。另,我在第七十二期《一天世界》播客谈过 Krukowski 的前作《The New Analog》

何谓开放网址

早见早见在豆瓣感慨 URL(网址)在中国的死亡:

国内几乎所有的 app 都是「反 web」的……被这样的互联网时代「教育」出来后,用户的习惯从 PC 转移至移动端,并且集中在那么两三个超级头部 app 里。但其实,不管是微信公众号还是知乎,依附于机构分发媒体对于内容创作者和消费者都不是一件好事。

这也是我关闭 Telegram 频道《一分世界》的原因之一。

微信公众号和知乎专栏都有网址,并且也都可以拷贝网址并任意传播。微信公众号的问题在于通过网址在浏览器里访问有时会导致内容或功能残缺,两者共同的问题是内容不易搜到。Telegram 对网址很友好,但 Telegram 频道和 Telegra.ph 同样有搜索不到的问题。

网址的开放性至少包含三重意思:可自由分享,可在泛用型工具(如浏览器)完整查看,可在泛用型搜索引擎(鸭鸭走、谷歌等)搜索。若搜索不自由,那么就算有网址,人们还是只能在专用型工具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