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四不像替换模糊不清

杨瑞春《南方周末特稿手册》前言:

在我看来,遣词用句貌似写作技术,其实也是集体无意识之一种。新闻写作在三十多年来摆脱陈腐腔调的努力,深究下去,是强烈地希望挣脱意识形态束缚的欲望。可是,摆脱喂养你长大的那些「狼奶」,是何其困难。这也是为什么一些号称西方价值观的知识分子一旦开骂用的都是「文革」腔调。什么样的词汇从脑海深处浮出、什么样的句子组合方式,如路径依赖,摆脱了旧的,茫茫然,何枝可依?所以,很多人的嗓子眼里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MumbaiDays:

我和一個不會說中文的外國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即使現在住在台灣說英文的機率還是遠高於說中文。但我遇見和我母語一樣的人,絕對不會覺得加上幾個英文單字會比較容易表達自己。那些喜歡加英文單字又加錯的,究竟為什麼?

在原生环境下习得外语确实比较容易,但那只是前提条件。除非自己有明确的意向并践行,否则外语不会有太大进步。不过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对于中文里的杂质的本能抗体反应。

天下之大,何处无枝?想起某期《G-Modern》杂志上的札幌大学生投书,说三上宽的《U.S.E.》那「除了英文字母以外什么都没有」的专辑封面显得有点廉价:三上宽就三上宽嘛,何必 Kan Mikami 呢?这就是促狭。早见优有云:味噌汤配吐司,why not?!

不是在比哪个更容易表达自己,而是在选西装口袋里插什么颜色和纹理的方巾更好看。

点此读竖排版)

错误的理由

@诨名唤作巴布尔:

我讨厌的人,当然也要讨厌我才行,如果我讨厌的人都很喜欢我,那我也会讨厌我自己的,这样不行。

@康堤will:

我收到类似「关注博主挺久了,没想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咱就是一整个大震惊!晦气!」的评论。我第一反应是,我真得反思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采用这种语言讲话的人关注了我,还关注了这么久。不能给别人这样的误解,不能。

互联网时代的作者修养:喜欢妳的人,百分之九十是因为错误的理由——以前也是,但以前妳没有通道和她们直接交流。

作者没办法要求更多了。

点此读竖排版)

抠图 vs. 去背

@zhusee2:

摳圖(X)
去背(O)

明明有在台灣行之有年的慣用詞彙
到底為什麼講話就不能好好講

@terrylchen:

太怪了吧,我所認知的摳圖是指「co(py) 圖」(複製圖檔)。

@imonimaru:

其實脈絡上符合行動裝置的去背方式,用手指摳摳摳。

然。不过我们在移动时代到来之前就已经叫抠图了,或许是那种操纵光标一点点围绕被裁切对象画虚线的方式比较像是在抠什么东西。

@jasperhjh:

摳圖感覺是圖片長什麼壞東西要摳掉,會不會流膿了。

抠图之难听是毋庸置疑的。

补充:香港朋友说她们叫「退地」。

点此读竖排版)

漂亮中文给妳,换点奇葩中文给我

Jimmy Su:

藝術賞析不是每個人都有需求和資質,但我一直不明白,中國是怎麼把普通人的中文美感糟蹋成這樣的。

这大体就是《一天世界》的唯一主题。

他论及的竺晶莹文「我在台湾学到的『漂亮中文』」里提到作者怎么教自己在上海国际学校就读的十一岁表妹读张爱玲的「天才梦」。表妹看到那张「昂头睥睨」的照片说「她看起来很高冷」。可见我们留了如何贫乏的语言工具给小朋友。竺小姐的反驳「她是苍凉」,用文雅滥调替换庶民滥调,也好不到哪去。

要教一位在上海国际学校读书的朋友读张爱玲,迈克是跨不过去的。(否则谈何国际?)就如同要向一位一九九零年出生的日本人介绍 Phil Spector,绝不可能不介绍大泷詠一。他们是一条延长线上的两个点。不过以后张爱玲肯定会越来越难读,因为香港没了。

点此读竖排版)

从粗糙到粗糙

地心引力电邮通讯:

互联网行业已经失去了高光,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求生故事,那个粗糙的、喧嚣的、冒进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评论的是这篇文章(频繁分段预警)。求生难道不正是粗糙、喧嚣和冒进的?

同篇引「与危机共存」文(要付费):

繁荣时代,细节会被崇尚和欣赏,而要实现这些细节,需要额外投入很多人力。处于繁荣心态的人们此时抱有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因而愿意把生命投入到雕琢中去。而在危机之中,心态发生了剧变:人们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或者说不愿意接受未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们不愿意把受到威胁的有限生命花费在细节上,粗糙而实用成为主流。

听上去很合逻辑,但不一定合乎现实。人们爱谈的日本泡沫经济崩盘后的九十年代,是日剧黄金时代,文化杂志的疯狂时代。

在中国互联网的繁荣期(开头所谓高光),细节有被崇尚和欣赏吗?我们从一个粗糙喧嚣的时代进入到另一个,而冒进的旗帜被 web3 社群接了下来。

点此读本文竖排版)

乾炒牛宽麪

常年有人主张中译英用拼音音译(也就是不译)才是文化自信,例如饺子应该叫 jiaozi 而非 Chinese dumpling,京剧应该叫 jingju 而非 Peking opera。这个原则没错,但真正的自信是随时穿梭出入,而不是只出口不进口。

George: I’m gonna get a Chow Fung.

Kramer: What’s a Chow Fung?

George: It’s a broad noodle.

Kramer: What do you mean, a broad noodle?

George: It’s a big flat noodle.

故本文无竖排版。

「力」的放大器

@monadliker:

经常看到电脑人渴求一个「远离政治」的空间,能好好做技术工作。荒诞。

亲爱的小天真,妳学的那件工具天生就是「力」的放大器。妳解锁了困难模式。

蔡学镛

當你開發出世界上第一個某類型的商品,且市面上並沒有同類型的商品時,你很高興在「藍海」搶了第一,但也要思考一個問題,就是這片海域是不是有魚?換句話說,就是要思考:

這是個「偽需求」嗎?

所謂的「偽需求」,就是產品經理「感覺到」的需求,但市場上並沒有實際的需要。

蔡先生的说法和 Paul Graham 的「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如出一辙。不过前者更坦诚。Graham 先生没有明言的是,只有 people 数量足够多才值得做。

产品经理也是用户,而且大体而言她们不是像灰野敬二那种「哪怕台下只有两个人我也要演自己想演的东西」的人。她们感觉到的需求无论如何也比灰野的音乐的需求大几千、上万倍。

拥有了那件工具的妳,选择放大什么样的「力」?

点此读本文竖排版)

「备份 vs. 同步」后续

备份 vs. 同步」一文得到一些反馈。多人指出 Dropbox 等同步服务有历史版本,故事实上亦可用作备份工具。对此我没有评论。

但也有人认为我在责怪那位论文不幸丢失的朋友,这一点更堪玩味。或许我的确辞不达意,同理心欠奉,但如果「很同情,不过看起来这位朋友混淆了备份服务和同步服务。iCloud 网盘不是备份,而是同步」这样的句子能被释为责备,恐怕也多少反映了远比绝绝子之类重要的某种中文现状。刘铮兄说,「从容恬淡之文,无夸诞叫嚣烟火酸馅之气者,将无所用欤?」我不敢以此自居,惟时刻以此自省。

点此读本文竖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