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喜欢吃猪潲,摇滚拼盘就是猪潲,却要喂给人吃。」

匿名用户在知乎说

时尚界有个词叫高定(按:高级定制),你跟一老师解释这玩意,你说它不仅是贵,它是很精美的艺术品,有设计的,有思想的,他最后可能会呵呵一笑说:其实还不是想方设法骗富人钱嘛……老师的思维模式就是无论这个世界多大我都可以在三尺讲台解释它且自圆其说……说真的,这是一个封闭的思维模式。渐渐的连自己对自己讲的都深信不疑,没有好奇心,没有对未知的敬畏,永远用已知套用未知,懒于更新观念,不知不觉的落伍,自大。也许某个老师看起来已经很上进,积极参加培训提升自己,积极学习借鉴别人,人也很谦虚……但是老师这一行骨子里某些固守的思维习惯是很难改的。如果真的想深入探讨这方面问题,建议去追踪一些教师家庭的子女,看看他们的成长经历是如何被教师的思维方式和管理方式所累。

大家都认识这样的人吧。未必是老师,可能是知乎上答题的朋友。坦白说我觉得上述思维方式本来就是老师这个职业的定义。Woody Allen 说 those who can’t do, teach 是在嘲笑 teacher,但今天是一个全民乐于把任何东西「掰开揉碎」了喂的时代。Teach me! Teach me! I’m empty! 可是总得吃一些掰不开、揉不碎的东西,不然跟整天吃猪潲有什么区别。

二代 AirPods

@yllan 去年在啁啾会馆说

十年前的我会想买台崭新的 MBP 好好犒赏自己爽一下。现在?也许没那么简单了。我想要一个有希望的社会、环境可以生活在里面。

十年前的我或许会在意二代 AirPods 可以无线充电这件事。现在?一代 Lightning 底座用了一年多后,我开始明白那种连对准插口下去的「麻烦」都要除之而后快的想法是多么小家子气。

反纯粹

关于谷歌发布的云端游戏平台 Stadia,我只有一个问题:如果随时、随地、免安装、免下载那么重要,为什么开箱视频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品类?

这不只跟游戏有关。在关于任何艺术的讨论里,人们都愿意相信自己要的是内容而非包装。谷歌想把游戏的包装缩减到一个「开始玩」按钮的程度,达成最纯粹的游戏体验。但我们的艺术体验很少是纯粹的,更重要的是,纯粹的艺术体验并不好,也不值得追求。很多技术人都不明白这一点,谷歌尤其不明白。

近期 App Store 更新日志赏析(2019.3.18)

YouTube:

修了该修的。杀了几只臭虫。

既然不打算具体说,何必区分「该修的」和「臭虫」?

冗余指数:★★★☆☆

Vimeo:

一九一六年,William H. Coltharp 通过美国邮局寄了一家银行(或者应该说把银行拆成了八万块砖头)。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邮包。

这次更新延续了 Coltharp 精神,发送视频文件——无论多大——变得更容易了。

结果只是增加了一个分享按钮。

浮夸指数:★★★★★

Netflix:

老爸在电视上看 Netflix,奶奶在平板上看,妳也想同时在手机上看?梦想成真。只要记得升级到最新版就好了。

我没记错。Netflix 只有最贵的那档套餐才支持三个以上的设备。

迷惑指数:★★★★★

另,发现 StopTheMadness 的开发者 Jeff Johnson 在做类似的事

延伸阅读:近期 App Store 更新日志赏析(2019.3.8)

音乐流播网站与后设信息

在问为什么 Apple Music 里不能直接搜索作曲家前,需要先问问为什么在古典音乐的演出海报上,演奏家的名字往往比作曲家大,有时甚至都不列出作曲家的名字。

二零一五年我写过「Apple Music 上混乱的古典音乐后设信息」。古典乐迷对于流播网站的怨声比其它乐种的听众更大,并不是因为其它乐种在流播网站上呈现得较好,而只是古典乐迷里在乎这些事的人较多。对于任何音乐,后设信息(meta data)都和音质是否无损一样重要。这些艺术史的细节在流播时代完全没有被好好保存。幸好有民间力量

Chrome 是新的 IE……还是新的 App Store?

Chrome 是新的 IE 至少在二零一五年就有人说,不是前端程序员大概很难搞清楚状况,是前端程序员也很难达成一致

现在网页版 Skype 不支持 Safari 了。大家可能都有一些常用网站只支持 Chrome。我最早遇到的是线上播客剪辑软件 Cast。不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对于用户,至少在一点上 Chrome 和 IE 是一样的:不用它就没法用的网页越来越多。

如果我是普通用户,被迫在电脑上装两个浏览器是很烦人的。顺着这个逻辑说,如果出现一个「新 IE」似乎是好事,大家都只装它一个就好。事实上,iPhone 用户已经享受到了这一「特权」:妳不必在 iPhone 上装两个软件商店,因为妳只能装唯一的那个。妳不会迷惑,想买软件就去那个商店。如果这发生在线下,没有人会觉得是好事(只有一家超市的小镇?)。

iPhone 诞生已经超过十年,但十年对于人类集体学习和智能手机相处是很短的时间。大部分 iPhone 用户对于手机上只有一家超市的状态还相当天真。不过,开发者和深度用户对这种状况的批评至少从二零一零年已经开始。最近 Spotify 和苹果的笔战(Spotify 的文章,苹果的回应)可谓是目前为止对于 iOS 上只能有一家合法软件商店这一规则的最大质疑,且社群大都没有站在苹果那边。曾在刹那图鉴(Instagram)负责 iOS 版开发的 Jesse Squires 站出来证实苹果在软件审核上对于 Facebook 和刹那图鉴有差别对待。中国互联网公司非技术岗位的人对此应该毫不意外。一切都是可以公关的,是吧。

好在,电脑上对于那些只支持 Chrome 的网页可以用 Brave 或者 Vivaldi。和 Google Chrome 一样,两家都是基于 Chromium 内核而建。这是和手机比相对开放的电脑的好处。既然苹果早已在整合 macOS 和 iOS,在后者提供 App Store 以外的、合法的软件安装渠道,哪怕像 macOS 上一样默认加以限制,对用户都会是一件好事。乐观地想,macOS 最近几个版本加重了安装非 Mac App Store 软件的障碍,或许是在为此铺路。

秘迹搜索

mijisou.com

秘迹搜索,面向中国用户,尊重隐私的搜索引擎。可以理解为中国版 DuckDuckGo。在她们的博客上有行政总裁杨更的演讲视频和说明文章。

很多人看到是国产,尤其是网页底部的备案信息,会不敢用。但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犬儒式的嘲讽。

我认为秘迹的时间点很好。马克·扎克伯格三月七日刚刚发表隐私宣言「A Privacy-Focused Vision for Social Networking」,随后负责产品的高层 Chris Cox 辞职。外界均猜测两者有关,即——外界推测——Cox 认为以加密为默认状态的社交平台在产品增长上有巨大掣肘。

Facebook 自身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此外她们还控制着刹那图鉴(Instagram)和 WhatsApp。在扎克伯格的宣言里,未来几年,这几件产品,和 Facebook Messenger 一起,都会把信息加密的优先级放到很高的位置。

隐私一事,讨论起来大家都关心,但实际上手行动者不多。但另一方面,它又和「从头重写了整个软件」一样,在用户看来有一种「至少没什么坏处」的好处。很多人都认为隐私并非真需求,不足以作为一个产品的卖点,中国尤其如此(?)。这可能会慢慢改变,Facebook 的宣言是一个转折点。假如扎克伯格知行合一,那么美国科技公司五大巨头里就有 Facebook 和苹果两家站在了捍卫隐私一方。

秘迹还很小,不过有 DuckDuckGo 在前,至少路上的杂草已经被拨开了一些。我以 DuckDuckGo 作为浏览器默认搜索引擎已经三年多了,移动设备和电脑上都是如此,需要切回谷歌的次数越来越少(主要是搜日文的时候)。

今天你去跟广告主说自己不收集用户信息,广告主很可能会(正确地)得出「那么妳推送的广告必定不如别家精准」的结论。但在一个连 Facebook 和刹那图鉴都把隐私和加密视为默认状态的世界里,对话可能就是另一幅模样。拒绝想像那个世界的这个世界是不值得待的。

另外,DuckDuckGo 的行政总裁说她们一直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