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冼君行《龙树中观的世界》

我在多处推荐过 Paul Sin(冼君行)的博客「狂人日记」,但很少给出理由。一来他的文章中我获益最大的是宗教类,而宗教是我不熟悉的领域,并无评价的资格。二来我并不想参与形容词强度比拼(以及更等而下之的,排版炫目度比拼)的游戏。

但冼兄的《龙树中观的世界》是我期待已久的书,就第二点破例一回。

我可以想象,假若在国内出简体版,图书编辑会怎么写这本书的腰封:

计算机学士、MBA 硕士、心理学博士
FinTech 公司高管、四大咨询公司合伙人
精通中、英、希伯来文、拉丁文、阿拉伯文、梵文、巴利文、藏文的超级大神!

大体上这并非虚言,冼兄的作者简介也包含上述大部分信息。但这年头要靠这种手段卖书,反复劝我们看透「戏论」的 Paul 不知作何想。

Paul 是一个「学神」,往脑子里填充知识就会飞起来的那种人。这种人在国内很多,不过 Paul 还是一个香港学神,身上有那种带着自嘲的港式幽默,但更重要的是他不但搞技术,也搞技术搞不了的东西,比如命理术数。这在中国大陆的学神身上比较少见。跑到大陆籍学神学霸扎堆的知乎上看看,命理术数这种东西是会被人以破四旧的激情对待的。香港四旧多。

Paul 是从小受洗的天主教徒。有一回他在文章中写,新加坡朋友无端端叫他去柬埔寨帮忙盖房子,他「二话不说请了假就去」。在他看来,这是在「聆听身边天使们的讯息」。既然朋友被安排到请他帮忙,那么所有其它事就会自然让路。这段话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虽非教徒,但用心聆听可以说是我成年之后的人生第一主题,在我看来也是任何书写行为的前提。至于听到了什么,非我所能言。但现在有冼兄大作的助力,我得以聆听龙树菩萨的梵音放送。善哉。

Paul 的博客上有句名言:读书,是为了遮眼睛。Bill Wurtz 在解释自己在社交网络的头像为什么是把雨伞时也有类似的说法。天上在下垃圾,Wurtz 说。这把伞是帮我挡垃圾用的。

高温天气,垃圾汹涌。我需要冼兄的书护体。

这里是《龙树中观的世界》的简介与提纲,洽购请联系出版方、香港的慈善团体「温暖人间」(或直接上门购买)。

延伸阅读: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聊天软件安全图例 v1.2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更新。

Screen Shot 2017 07 19 at 21 55 34

注一:采用专有加密协议被业内视为弱点

注二:iMessage 只能在苹果的设备上使用,固然是一种商业利益驱使下的封闭。但考虑到 iOS 设备保持操作系统在最新版本的比例远高于安卓,安卓用户暴露在系统漏洞下的风险也要比(未越狱的)iOS 用户大得多。若设备在系统层面被攻破,聊天软件本身的端到端加密技术已经于事无补。从这个意义上说,iOS 的安全系数又增加了几分。就算妳和安卓用户使用相对而言最安全的 Signal 通讯,妳很可能也无法确保对方的安卓系统是包含最新安全补丁的版本(以及对方是从可信的渠道安装的 Signal)。

注三:上述聊天软件的网站:Wire, WhatsApp, Telegram, WeChat, Signal, LINE, Facebook Messenger。(iMessage 系捆绑在 iPhone 和 iPad 中的软件。)微信是其中唯一不默认使用 HTTPS 的。

注四:Wire 是上述软件里唯一可以不交出手机号、仅用电邮注册的。在大部分国家,手机号都会和个人身份信息绑定,电邮相对而言匿名性更高。请注意,用 Wire 的手机版软件注册依然要输入手机号,请用浏览器访问网页版 app.wire.com 直接通过电邮注册。之前用手机版注册了的朋友可以到 Settings >> Account 里删除手机号。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我订阅的 Telegram 频道和群组

最近很多人从新浪微博和微信出走到 Telegram,建立了形形色色的频道和群组。对于刚开始用 Telegram 的人而言,找到值得一看的频道和群组不太容易。这里把我管理和订阅的频道与群组列出,供大家参考。

先做名词解释:Telegram 频道是单向广播,只有频道的主人可以发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订阅频道的人只能读,不能发。Telegram 群组是讨论场所,大家都可以发言,除了更加自由以外,和微信群组基本没有区别。在 Telegram 内,无论频道还是群组,语音都没有时长限制。群组最多可加一万人,频道订阅人数无上限。

以下就是我订阅的频道和群组。请注意,如果您是在知乎 app 内看到此文,用知乎内置浏览器可能无法打开频道与群组的链接,这时用 Safari 或 Chrome 等泛用型浏览器打开即可。(当然,妳要安装 Telegram 软件,或是使用网页版 Telegram。)无论何时,我都鼓励您尽量在 blog.yitianshijie.net 阅读《一天世界》博客。

以下是我的或和我有关的: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变态的工程师

@AndriErlingsson 在啁啾会馆说

– Nerds: Transhumanism is cool because of bodyhacking and questions about our assumptions of identity
– Trans people: Hi
– Nerds: No not like that

大概是假想的场景,但非常真实。也是我反复涉及的主题:发明未来的人往往耽溺在过去。

热爱自然的工程师是一种变态的存在。这个世界上非自然的东西基本全都是工程师的贡献。没有工程师,就没有现代性。工程师造就了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但是一旦离线,她们只想着拥抱自然:阳光、雪山、大海。就算是拍照取景,也希望尽可能从画面中去除她们这个社群发明的伟大人造物。不管口头上怎么说,她们并不真爱「脑后插管」。

Perverse: (of a person or their actions) showing a deliberate and obstinate desire to behave in a way that is unreasonable or unacceptable, often in spite of the consequences.(变态:(人或行为)表现出一种刻意而执着的欲望,不计后果地要以不合理或难以接受的方式行动。)

工程师发明了非自然,并刻意而执着地回归自然(以及「自然」)。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知乎专栏去掉了添加外部链接按钮

[更新] 知乎方面的回复:这次专栏文章的编辑器切换成新版,变成与知乎回答的编辑器一致,「插入链接」和「清除格式」系暂时下线,会尽快同时在回答和文章的编辑器里面加进来。

知乎专栏最近出现了不少臭虫,具体可以看看诸葛不亮的这篇文章。这些问题虽然恼人,毕竟是可以修复的临时技术问题。还有一个变化则是设计上的选择:在知乎专栏里,我们无法方便地添加外部链接了。

如果妳到一个 HTML 页面上拷贝带链接的文字,然后贴到知乎专栏的正文区,链接会被保留。但是知乎专栏工具条里的「添加链接」按钮没有了。这意味着如果我直接在知乎专栏里写作,是没法选中一段文字并给它添加链接的。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自由地为文字添加任意链接是万维网写作的基本权利,健康的网页写作系统应该在设计上鼓励作者行使这一权利。中国最主流的网页写作系统——微信公众号——扼杀了这项权利。仅仅是要在文章里自由添加链接,个人写作者在微信公众号里就面临高不可攀的行政门槛。知乎专栏虽然没有禁止外链,但目前的版本通过产品设计为添加外链增加了巨大的障碍。如果这的确是知乎专栏产品经理的主动决定(而非临时的技术问题),那么其信息是明确的:我们不鼓励作者在文章里添加外部链接。

不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什么,它都在阻碍信息的自由流动。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不够的世界

Robert Bringhurst 谈字体设计师 Hermann Zapf:

他被广泛视为最具诗性的字体设计师之一,或者换个说法,他是最可爱的几种印刷字体的作者。他也做过一些单调乏味的字体,这些字体也有价值。它们能满足某些需求,恰恰是因为它们很普通。在一个单调乏味的功用主义世界里,我们需要单调乏味的字体,但光有这些字体是不够的,因为这样的世界是不够的。

就像乔布斯对于 Pixar 的作品比苹果的作品更重要这一点有充分的体认一样。

Bringhurst 的这段话有一些极精彩但很不容易翻译的地方。原因之一是中文的「作者」或「作家」并不包含英文「author」一词的弹性和光环。现将原文抄录如下:

He is widely recognized as one of the most poetic of type designers, or, to put it another way, as the author of some of the loveliest printing type ever made. He also created prosaic types — which are valuable and serviceable in part precisely because of their ordinariness. Prosaic types are needed in a prosaic and utilitarian world, but such types are not enough, because such a world is not enough. (Palatino: The Natural History of a Typeface)

什么样的世界是不够的?Helvetica 被神化的世界,设计师以艺术家自居会被视为「缺乏专业性」而艺术家以 project manager 自居的世界,单调乏味被认知成简洁优雅的世界。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我的其它啁啾列表

上一篇文章里我向啁啾会馆(Twitter)的新手推荐了关注列表,这里顺带把我建的其它几个公开列表(Lists)公布出来。列表功能理应得到更多重视。

苹果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apple

各类 app 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apps

东京博物馆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tokyo-museum

东京地下音乐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tokyo-music

字体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typography

香港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hk

游戏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game

艺术相关:https://twitter.com/liruyi/lists/art

啁啾社把列表功能藏得很深,所以这里说一下如何订阅列表。

  • 在网页订阅:进入列表链接后,点页面左上角的 subscribe 即可。
  • 在啁啾社自家客户端订阅:一、进入我(@liruyi)的个人页面;二、点头像右边的齿轮图标;三、选 View Lists;四、点想要订阅的列表;五、点右上角的 Subscribe。
  • 在 Tweetbot 客户端订阅:一、进入我(@liruyi)的个人页面;二、点 Listed;三、点顶部的 Lists;四、点想要订阅的列表;五、点右上角的 Subscribe。

我本人主要在 @liruyi@yitianshijieipn 两个账号活动。

欢迎来到啁啾会馆。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