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车轮

梁启智《香港第一课》之八(文字转为简体):

站在中国大陆的立场出发,很容易会以为香港近年出现对中国认同的反抗是出于两地经济地位对调,过去香港人习惯看不起中国大陆,现在受不了新的秩序而起。放在后物质价值的讨论当中,可见这个说法如果不是错误解读的话,起码也是明显地过度简化。中国大陆近年的高速发展,提早二十年前已经在香港出现过;中国大陆社会在此之下的自豪感,正如前文所述,香港社会也曾经有过,而且更已反省其缺失。面对中国大陆,与其说香港人眼红或自卑,不如说是看到过去自己在高速增长期所犯过的错误……香港的经验也说明高速发展是特定时空的产物,总会有完结的一天,到时候社会中的深层次矛盾就会浮现。所以每当有中国大陆的意见领袖认为香港社会应放下矛盾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时,不少香港人往往会觉得可笑:香港社会早就脱离了可以通过发展经济来舒解社会矛盾的时期,此等建议如果不是出于无知,恐怕就是为既得利益服务。香港社会已迈向后现代,中国官员的话语及其盛载的价值却仍然停留在现代甚至是前现代(如信奉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二元敌我矛盾的冷战思维,和「发展是硬道理」代表的发展主义);当抱着这些过时思想的官员要逆向教训迈向后现代的社会未能「与时并进」,引起强烈反弹是自然不过。

Steven Pinker《当下的启蒙》Enlightenment Now,此处中文为本人私译):

理性、科学、人本主义和进步这几项理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全身心地捍卫。我们生活在其恩泽之下——新生儿可以活超過八十年、市场上五谷丰登、抬一下手指就可以喝到乾净的水、按一下就能令垃圾消失无形、病毒感染的苦痛可以用药丸消除、家中男丁不必征战沙场、女儿走在街头不必担惊受怕、批评有权势者不会被监禁或射杀、世界各地的知识与文化尽收袋中——我们对于这些太习以为常。但它们并非天赋之权利,而是人类的成就。

对 app 内的自建专有浏览器说不

在 iOS 软件里,如果出现了链接,有两种打开方式,一是在软件内使用苹果提供的「Safari View Controller」或直接跳转到 Safari 浏览器打开,二是用自己开发的专有浏览器打开。

从用户体验和安全性的角度说,前一种做法更好。苹果对用户隐私一向比较重视,Safari 是她们设计的浏览器,在安全性和隐私性上较有保证。如果一个第三方软件用自己开发的专有浏览器,用户很难知道它有没有在做什么可疑的事情。

国内多数大型互联网公司都使用自己开发的专有浏览器,这当然是为了追踪并分析用户行为:谁点了什么链接,点开之后在哪个页面停留了多久,幹了些什么等等。这些数据对公司很有价值,但这种做法对用户没有好处。遗憾的是,无论是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还是相当一部分用户,都真心相信大部分中国人不在乎这种事,所以大家都在继续用自建的专有浏览器。

如果在 iOS 上点击链接后看到这排图标,就说明用了 Safari View Controller,否则就是自建专有浏览器(极端情况不论):

Safari View Controller

中国的网络审查和封锁机制驰名中外,大量外国网站无法访问。但哪怕在这个被严重阉割、已经不配称作「互联」网的网络内部,在完全没有审查和封锁机制干预的领域,中国互联网公司在「防止引流」「网络安全」和「用户体验」的名义下,通过自建的专有浏览器抑制链接。在她们看来,不把流量「免费送给」其它公司的产品,就是最大的正义。在这个过程中,真正的基础用户体验——无障碍地访问互联网上的(哪怕是未被政府封锁的)页面,不管它来自哪家公司——被毫不犹豫地牺牲。在微信里无法访问淘宝链接,是其中最有名的案例,但绝非孤例。

如果第三方软件使用 Safari 打开链接,她们依然可以检测到哪些用户点了哪些链接,但无法知道妳在哪个页面停留了多久、幹了什么。这会令这些公司头疼,令运营人员皱眉,但我想不会有哪个用户感到不快。对于确实存在的恶意链接,Safari 本身有防范机制。虽然没有哪个防范机制可以完美保护技术能力欠缺的用户,但商业公司处于自身利益而封杀其它公司的链接的案例已经太多,我们没有必要再善意地相信她们有关网络安全的说辞。

链接是互联网的基础,正如活字印刷是书籍的基础。对链接的尊重也就是对读者权利的尊重。妳应该通过各种渠道向软件的开发者反馈,告诉她们妳在乎这个,建议她们改用 Safari 或 Safari View Controller 打开链接。妳也可以拒绝用第三方开发者的自建浏览器打开链接,而是选择拷贝链接后,手动用 Safari 打开。最后,妳当然也可以把这篇文章转给朋友,让她们明白两种链接打开方式的区别,并做出自己的选择。

参政议政

中国「App 专项治理工作组」提出的《App 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征求意见稿)》正在征集意见。反馈邮箱是 pip-02@tc260.org.cn(邮件主题请注明「认定方法征求意见」),反馈截止日期为五月廿六日。

另一方面,Pinboard 创始人、数字人权活动家 Maciej Ceglowski 五月七日在美国银行、住房与城市事务参议院委员会举行的「数字经济中的隐私权数据收集」听证会上做了陈述。这里是 HTML 版的陈述全文。

人本主义与前现代人本主义

新浪微博 @佛洛依德背单词

我真的很讨厌扫码点餐,拿着手机在迷宫般的界面点来点去,俨然是监外执行的赛博囚犯。以往点单时的眼神交流和互动的人类感早就让位于大规模裁撤人工岗之后的人机冷漠和疏离。你和念着纳博科夫 Pale Fire 里那几句基准测试语句的 Officer K 差别又有多大呢。

扫码点餐是一种无障碍设计(accessibility)。到了日本,不会日文,有语言障碍,拿着手机戳戳点点让妳没有障碍。(拉麵店门口的点餐机同理。)有人有阅读障碍,有人弱视,有人看不清太小的字,电子点餐器或许都能帮她们。

试问:只有那些点菜时能够自如地和服务员进行言语、眼神交流的人才算人类吗?电子点餐器对于害羞的人也是一种无障碍设计。

有趣的是,「迷宫般的界面」让人觉得很可能点餐软件的设计者和 @佛洛依德背单词拥有一致的立场。后者认为人类感只属于有正常当面交流能力的人类,前者认为使用软件的权利只属于那些无论多难的 UI 迷宫都能通行无阻的人类。

老公打游戏

某综艺节目,几个女人(明星或是因为随便什么原因被制作单位觉得值得上节目的人)在讲自己的老公打游戏。

某甲:我老公有孩子之后就戒掉了。
某乙(惊喜状):啊,他怎么做到的!我老公怎么都戒不掉啊。
某丙:他沉迷游戏总比出去喝酒好啊。

假设这不是节目而是日常闲谈。假设有某女说:我觉得沉迷游戏也不一定不好啊,哎妳们知道吗?现在有的游戏超有意思的,像一部需要解谜的小说一样。还有的游戏是女性主义视角耶,我觉得可以推荐妳家那位玩玩。我还玩过一个,像养盆栽一样,里面没有文字提示的哦,都得自己去摸索。婷婷妳不是有养盆栽吗?我觉得妳应该会喜欢。

是不是下次聚会某女就不会被邀请了?

没有安检的飞机妳敢坐吗?

和朋友聊到 AI 身份认证的问题,具体是通过面部识别和个人身份 ID 来加强管理。这类技术和产品所宣称的方便,既是对公民(用户)的方便,也是对体制、组织和机构的方便。当然,技术公司只会强调前一种方便。

朋友问:如果飞机上不验证身份,不安检,你敢坐吗?

以地铁为例。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北京地铁是没有安检的。(具体年份可能记错,但北京地铁显然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安检。)那个年代的北京市民难道都不敢坐地铁吗?[注一]

同样,虽然没有查具体的资料,但「9·11」事件后,美国肯定强化了机场的安检。那么在「9·11」之前,难道美国有很多人不敢坐飞机?今天的美国人穿越到未强化安检的年代,可能真的不敢坐飞机,不过那个年代的美国人会笑话她。

问题不在于居安思危或未雨绸缪,也不在于「我们小时候一直是这样过来的怎么到妳们这代就那么娇气?」,而在于人的演化。安检是个打引号的产品,在技术公司把它交到妳手上之前,妳是不知道自己需要安检的。妳一旦知道,就变成了不一样的人。这是「她们这代」变得「娇气」的原因。我可以想像一个长期在中国生活的人,习惯了有安检的地铁后,去到日本坐没有安检的轨道交通会担心安全。这就是技术对人的塑造。敢坐那样的飞机的一代人老了,不敢坐那样的飞机的一代人长大了。

之所以是打引号的产品,是因为妳无法拒绝。所以,问题应该反过来:如果我敢坐不验证身份和不安检的飞机,妳(立法者和航空公司)会提供这种飞机给我选择吗? 这是一个用来说明问题的极端情境,但类似的不极端情境在生活中已经遍地都是。真正无法接受的是,「你敢坐吗?」的问题从来都是以预设了答案的设问立场提出,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协商性提问。我们要问的是:选择一种技术对于公民的成本是什么,不选择这种技术对于体制、组织和机构的成本是什么,各方在整件事的占股(stake)比例是多少,以及最重要的,我们想不想变成敢坐那样的飞机的一代人。当然,我真正在问的不是飞机的问题,而是——比如说——我们想不想变成在闲暇时间不以抖音和朋友圈为主要娱乐的人,以及其它类似问题。

注一:至于目前中国的地铁安检是否足够有效,则是另一个问题。

无题

有人在知乎问:「中国黑人的问题真的很严重吗?」

法学在读的「起司大神」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回答

严不严重我不知道,白人来耀武扬威的时代都过去了,黑人凭什么来吃我们资源?就凭 rap 和他们的香肠嘴么?

在读工学大学生「月光无畏」二零一九年四月廿七日回答

很严重,今天三个黑人从 50 米外路过,身上的香水味道径直飘过来,差点吐了。

「猪猪不哭 Candy」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回答

如果一定要有黑人进入中国,建议把黑人都赶到新疆南疆去,以暴制暴,谢谢,那里的生活环境也适合他们,同样是在中国。

「雨一直下」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回答

拿着比我们自己学生多的补助,就没见过有几个干正事的。挤占本国学生的教育资源,对国家建设也没见有多大帮助。是该好好管理那些人了!

「寒武纪」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回答

希望 zf(按:政府)能发挥政治智慧好好处理,有大局观,有责任史观。横向看法国,美国,纵向看五胡乱华。引进黑人是培养非洲带路党,但不能让带路党把自己带偏了。我们屁民能做的就是不与黑人婚育,教育身边人别跟黑人婚育。武汉广州的小伙伴们,共勉啊。

「就喜欢打脸」二零一九年四月廿五日回答

黑人多了就会要求的更多。首先要求在国内搞一个自治区然后会有政治诉求,比如说参选等。之后传递「黑命贵」思想,变相要求特权。之后要求修建他们某些信仰建筑。一步步的挤占当地人的生存空间。慢慢的就如同毒瘤,在你的身上越长越大。不过我国好在是人民民主专政,不会有黑人参选的事情。但是挤占生存空间已经开始好久了。但是我国土地虽多,但是哪一寸都染着先辈的鲜血,祖先留给我们的财富凭什么给这些东西??但愿某些官员不要被西方价值观影响,做出蠢事。所以你问严不严重,我没统计数据不清楚。但是任何危害都要扼杀在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