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鳥萬如一知乎 live: Miles Davis 电击时代入门

入口在此

时间:2017 年 4 月 1 日(周六)正午 12 点

爵士音乐家 Miles Davis 是极少数同时符合以下三点的艺术家:一、获得了商业成功;二、获得商业成功之后依然不断改变风格,把不合格的听众抛在后头,并反复推动了音乐史前进;三、对当下的新风格敏感,并知道怎样从中冶炼出新的风格。这三点都是听上去最理所当然而做起来最难的。 Miles Davis 的「电击时期」(1968–1975)不仅开启了融合爵士乐(jazz fusion)的时代,也是他最迷人、最灿烂的一段时期。没有什么比这些音乐更能说明《La La Land》里所谓的「Jazz is about the future」,它们的未来性直到今天都毫不减色。和所有真正的伟大作品一样,它们不断考验着一代代听众。

本次 Live 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 Miles Davis 的电击时期( 1968–1975 )有哪些必听的专辑?
  • Miles Davis 的唱片制作人 Teo Macero 对他的作品做出了什么贡献?
  • 《 Bitches Brew 》的经典地位何在?
  • 为什么说 Miles Davis 的黑是 black ,不是 dark ?
  • Miles Davis 和坂本龙一的比较。

请点这里参加。多谢支持。

陈玉昶的中国铁路路徽和东京地铁图标

知乎上的「有哪些超越时代审美的作品?」一问里,有一个关于鲁迅图书装帧设计的回答(原答案似已被删,可以看知乎出品的读读日报上的版本)和一个关于中国铁路路徽的回答。鲁迅的设计并非超越时代,而恰恰是吻合了他所处的时代主流。这一点,设计师 Juno Ma 在他的答案里也提到了。至于陈玉昶先生设计的中国铁路标志,答题者老熊情感饱满得有点过了头,这种时候就总想转到另一面看看大象。

网上关于陈玉昶的资料不多。根据「中国铁路标志的设计者——陈玉昶」一文,陈先生是沈阳人,一九三八年毕业于日本「山口高等商业专门学校」。一九四九年十月在中央人民政府交通部任职。四九年五月,铁道部向全国征集路徽设计,一九五零年一月确定采用陈先生的投稿,如下:

Screen Shot 2017 03 26 at 12 06 30

一九四一年,如今的东京地铁公司(東京メトロ)前身「帝都高速度交通营团」启用了这个图标:

IMG 8513
摄于东京地铁博物馆

陈先生一九三八年和一九四九年之间的去向尚有待考证,我们目前不知道他在提交中国铁路标志的设计之前有没有看过东京地铁的标志。我并不认为这里有抄袭或山寨的嫌疑。如果陈先生当年在日本看过一九四一年启用的东京地铁标志,那么他设计中国铁路路徽时很可能有意无意地参考了它。考虑到当年的时代背景,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都无可厚非。

我更感兴趣的是二零一七年的中国民众对于鲁迅图书设计和中国铁路路徽的追捧。前一个答案一度是该问题的头牌,后一个答案目前已经拿到了一万一千多票。这种现象表现出的是出对一百年前的现代主义风格的认同。的确,如 Juno Ma 所说,追捧鲁迅图书设计的部分原因是对「跨界」的盲目崇拜(小说家居然还会设计!),但更深层的原因则是鲁迅的设计暗合了今日数字文化中的「简洁原教旨主义」。把简洁当作好设计唯一标准的数字产品用户,被中国随处可见的繁陋实体设计倒了胃口之后,赫然发现百年前的文豪居然如此合我口味。在铁路路徽一案上,简洁崇拜更是得到了民族主义加持(不要以为我们政府主导的就没有好设计!),与今天中国社会的主流认知与论述不谋而合。陈先生的设计活动是在新中国政府的主导下进行,这一事实令追捧它拥有无可辩驳的合理性。

所有这些都掩盖了设计的脉络(context),强化了对「不世出天才设计师」的形象构筑。(请留意铁路路徽答案的作者老熊在答案中贴出了 Philippe Starck 的照片和引语作为证据。)对于鲁迅,这个脉络无疑就是日本。对于陈先生,这个脉络有可能是日本。本人抛出此砖,若能引来有心人挖出真相,也算是中日设计交流史上的一点微小趣味。但无论如何,这不应是一场关于山寨或抄袭的讨论。

CSRP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又是新井一二三,给石田衣良《池袋西口公园》写的序:

在东京人的印象中,池袋一贯是很土气的三流繁华区……但是,一改用英语把西口公园说成「West Gate Park」,简直忽而出现了全新的年轻人活动区一般,特会刺激读者的好奇心。

那形象,实际上是作者的创造。他在访问中说:其实对池袋并不熟悉,只是曾在上下班路上经过的地点而已;作品中,对西口一带风化店很详细的描写,也并没有根据实地采访。

所以如果把北京天通苑称作「Sky Rise Place」来描写会怎样?昌平 Sky Rise Place,简称 CSRP。

穷人美 vs. 穷风流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在本站引用过的黄耀明采访:

唔好唔记得 03 年沙士期间我写咗首《穷风流》,华丽同风流,唔一定要有钱。英文有个字好有趣,叫 decadent,在颓败氛围同时势,仍然保持美态咁解。从来唔觉得华丽同富贵有关。

(别忘了 03 年非典期间我写过一首《穷风流》,华丽和风流不一定要有钱。英文有个词很有趣,叫 decadent,意思是说在颓败的氛围和时势下仍然保持美态。从来不觉得华丽和富贵有关。)

齐如山《北京土话》:

穷人美:此三字有两种意义。凡物省钱而适用者,曰「穷人美」。但物并不稀奇,而自为很好者,亦曰「穷人美」,此则讥讽词矣。

不鳥萬如一/曹然知乎 Live: 浅析日剧《四重奏》中的音乐

时间:2017 年 3 月 16 日(周四)晚九点(北京时间)

入口在此

和多年前的《交响情人梦》一样,近日热播的日剧《四重奏》(松隆子、满岛光、高桥一生、松田龙平)又是一部和音乐息息相关的作品。日本影视作品对音乐的选择往往不拘一格,到目前为止,该剧中已经出现了斯美塔纳「我的祖国」、马斯卡尼「乡村骑士」、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等古典名曲,以及 X Japan 的「Red」和 SPEED 的「White Love」等流行经典。不过,比椎名林檎所作的片尾曲更有趣的,恐怕要数「企鹅餐厅乐团」的那首「偶得风琴之歌」(Music for a Found Harmonium)了。

在这场知乎 Live 里,不鳥萬如一和早期参加过《IT 公论》录音的曹然小姐将一起和大家讨论《四重奏》里的音乐。 本次 Live 主要包括以下内容:

  • 所谓音乐就像甜甜圈的洞到底是什么意思?
  • 为什么说要由有缺陷的人来演奏才能成为音乐?
  • 《乡村骑士》的创作背景是什么?在剧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 四人被羞辱为「四流演奏家」后在街头拉「偶得风琴之歌」那一幕有什么可以圈点之处?
  • 第八集里使用了萨蒂的「我要你」(Je te veux)。萨蒂是一位怎样的作曲家?

请点这里参加,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