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肉的无用之用

听说马家辉在一场知乎讲座里说透过屏幕看书像看 A 片,去书店买书才是「跟真人搞」。数字世界原住民一定会不满,但我认为她们应该想想为什么有人会有这种感受。而如果妳对于一本实体书或一张实体唱片的发布从来没有过类似 iPhone 4 发布时那样的兴奋感的话,妳其实根本都没有立场去判断这个问题。

所谓数字媒介不应直接模仿实体媒介,直接二字是重点。肉身在,肉身体验(physical sensation)就在。由屏幕作为中介的体验就是在简化肉身,从按按钮到摸屏幕,从沉甸甸到轻飘飘。

这几年的健身风潮与此有关吗?重的东西越来越少,肌肉要追求无用之用了。

俗不伤雅,雅不背时

以前给《IT 公论》写的节目简介,根据民国时期的杂志介绍改的:

本节目系一种综合性之科技节目。收听对象,并不限于社会上某一阶层。凡职业部门不同,知识水准互异,而对于科技有共同兴趣者,从任何角度,收听此秀,不致味同嚼蜡,毫无所得。一切题材,即就雅俗两极之范围内,伸缩去取,尽量适用多方面之需要,以求俗不伤雅,雅不背时。科技播客,非奇技淫巧之表现也,亦非粉黑二元论争也。盖科技与吾人之关系至密至切,而欲其适合各人之需要,不悖于美之真义,则软件式款,与夫工作生活之配合,用例之转换,必有相当研究方克能之。而欲吾人乐愿研究之,则对于科技之兴趣,必先有以引起之,此《IT 公论》之滥觞也。

《IT 公论》在二零一六年四月停播。这段话其实 herald 了《一天世界》。软件式款、用例之转换,对于《一天世界》不是那么重要了(况且已有很多别的中文播客接力),但其它基本都成立。「俗不伤雅,雅不背时」更是所有创作的至高准则之一。共勉。

「猪喜欢吃猪潲,摇滚拼盘就是猪潲,却要喂给人吃。」

匿名用户在知乎说

时尚界有个词叫高定(按:高级定制),你跟一老师解释这玩意,你说它不仅是贵,它是很精美的艺术品,有设计的,有思想的,他最后可能会呵呵一笑说:其实还不是想方设法骗富人钱嘛……老师的思维模式就是无论这个世界多大我都可以在三尺讲台解释它且自圆其说……说真的,这是一个封闭的思维模式。渐渐的连自己对自己讲的都深信不疑,没有好奇心,没有对未知的敬畏,永远用已知套用未知,懒于更新观念,不知不觉的落伍,自大。也许某个老师看起来已经很上进,积极参加培训提升自己,积极学习借鉴别人,人也很谦虚……但是老师这一行骨子里某些固守的思维习惯是很难改的。如果真的想深入探讨这方面问题,建议去追踪一些教师家庭的子女,看看他们的成长经历是如何被教师的思维方式和管理方式所累。

大家都认识这样的人吧。未必是老师,可能是知乎上答题的朋友。坦白说我觉得上述思维方式本来就是老师这个职业的定义。Woody Allen 说 those who can’t do, teach 是在嘲笑 teacher,但今天是一个全民乐于把任何东西「掰开揉碎」了喂的时代。Teach me! Teach me! I’m empty! 可是总得吃一些掰不开、揉不碎的东西,不然跟整天吃猪潲有什么区别。

二代 AirPods

@yllan 去年在啁啾会馆说

十年前的我会想买台崭新的 MBP 好好犒赏自己爽一下。现在?也许没那么简单了。我想要一个有希望的社会、环境可以生活在里面。

十年前的我或许会在意二代 AirPods 可以无线充电这件事。现在?一代 Lightning 底座用了一年多后,我开始明白那种连对准插口下去的「麻烦」都要除之而后快的想法是多么小家子气。

反纯粹

关于谷歌发布的云端游戏平台 Stadia,我只有一个问题:如果随时、随地、免安装、免下载那么重要,为什么开箱视频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品类?

这不只跟游戏有关。在关于任何艺术的讨论里,人们都愿意相信自己要的是内容而非包装。谷歌想把游戏的包装缩减到一个「开始玩」按钮的程度,达成最纯粹的游戏体验。但我们的艺术体验很少是纯粹的,更重要的是,纯粹的艺术体验并不好,也不值得追求。很多技术人都不明白这一点,谷歌尤其不明白。

近期 App Store 更新日志赏析(2019.3.18)

YouTube:

修了该修的。杀了几只臭虫。

既然不打算具体说,何必区分「该修的」和「臭虫」?

冗余指数:★★★☆☆

Vimeo:

一九一六年,William H. Coltharp 通过美国邮局寄了一家银行(或者应该说把银行拆成了八万块砖头)。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邮包。

这次更新延续了 Coltharp 精神,发送视频文件——无论多大——变得更容易了。

结果只是增加了一个分享按钮。

浮夸指数:★★★★★

Netflix:

老爸在电视上看 Netflix,奶奶在平板上看,妳也想同时在手机上看?梦想成真。只要记得升级到最新版就好了。

我没记错。Netflix 只有最贵的那档套餐才支持三个以上的设备。

迷惑指数:★★★★★

另,发现 StopTheMadness 的开发者 Jeff Johnson 在做类似的事

延伸阅读:近期 App Store 更新日志赏析(2019.3.8)

音乐流播网站与后设信息

在问为什么 Apple Music 里不能直接搜索作曲家前,需要先问问为什么在古典音乐的演出海报上,演奏家的名字往往比作曲家大,有时甚至都不列出作曲家的名字。

二零一五年我写过「Apple Music 上混乱的古典音乐后设信息」。古典乐迷对于流播网站的怨声比其它乐种的听众更大,并不是因为其它乐种在流播网站上呈现得较好,而只是古典乐迷里在乎这些事的人较多。对于任何音乐,后设信息(meta data)都和音质是否无损一样重要。这些艺术史的细节在流播时代完全没有被好好保存。幸好有民间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