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美》播客复出

IPN 旗下的政论节目《选·美》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美国大选结束后暂停。阔别一年,今日重新开播。

过去的听众只要没有退订,应可直接收到新节目。《选·美》网址不变,依然是 xuanmei.us,订阅地址是 xuanmei.us/rss,大家亦可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直接搜索「选·美」订阅。

各主要泛用型播客客户端的自家链接如下:

Castro 用户点这里
苹果 Podcasts 用户点这里
Overcast 用户点这里
Pocket Casts 用户点这里

反馈请寄:xuanmei@ipn.li

《选·美》的听众构成与 IPN 其它节目略有不同,今日收到听众询问:会不会同步在苹果 Podcasts 上线?对此可以简单回答「会」。以下是加长版答案。

和 IPN 所有节目一样,我们鼓励您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选·美》,因为这是第一时间听到新节目的唯一方法。苹果 iOS 自带的「播客」(Podcasts,紫色图标)、CastroOvercastPocket Casts,以及 Android 上的 Player FMAntennaPod,都是泛用型播客客户端。

荔枝 FM、网易云音乐、喜马拉雅都不是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这类产品通常被称作「播客平台」。在这三个平台上线的节目都要接受这三家公司的内容审核。众所周知,审核不会有明确标准,审核通不过的节目在有的播客平台会直接消失,有的则无法上传。在有些情况下,已经上传播出的节目在某个时间点会突然被强制下线。我相信内容审查对于三家公司而言亦属无奈,但这不代表您应该拥抱、享受、甚至向亲友推荐一个内容受到审查的环境。

因此,会不会同步在苹果 Podcasts 上线?当然会,Podcasts 和网站是我们的主阵地。应该问的是会不会在播客平台同步上线。答案见本文倒数第三段。可以确定的是,若您发现某期节目在播客平台无故消失,通常还是可以在网站和泛用型客户端找到。在播客平台无法播出的节目,在网站和泛用型客户端依然能够顺利放送。关于 IPN 的其它问题请参考 FAQ

感谢您支持 IPN 和《选·美》。祝您听得开心。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论头部内容 vs. 论雷厉风行

采铜(二零一七年十月)

知乎如果仅仅是一个中立平台,他会丧失拯救自己的主动性,会被中文互联网的整体水准所拖拉,进入惯性下滑的轨道。他必须投入大量的精力,做主动的内容创造和价值创造,创造出有震撼力、高完成度的头部内容,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人民日报》评论员(一九九八年六月九日一版):

雷厉风行首先是个觉悟问题。一个领导干部如果一门心思为自己,就会对工作缺少热情,对人民群众的愿望、要求和呼声就会充耳不闻。能否雷厉风行也反映领导者的能力和水平。对于新情况、新问题、新矛盾,反应迟钝,该决策的不能及时决策,该出手的缺少有力措施,就不可能打开局面。因此,雷厉风行是一种素质,一种风采和风气。如能蔚然成风,我们的精神状态就会有大的改变。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IPN 录音指南

做播客的人越来越多了。播客可以随性,随性甚至有可能成为某些播客节目的一种优点。但随性和制作品质并不矛盾。作为音频内容的一种,播客有两个特点:

一、大部分内容是语音对话;
二、听众经常在嘈杂环境收听,最典型的就是地铁里。

在这种情况下,保持播客音频的音量均一至关重要。若声音忽大忽小,或是各嘉宾的音量不均,听众在地铁上可能会完全听不见内容。为了做到这点,动态压缩等后期处理技术必不可少(很多播客客户端把这做成了一个可以由听众控制的功能,例如 Overcast 的 Voice boost 和 Castro 的 Enhanced audio),但那不是本文的主题。这里我想说的是前期工作。

很多播客节目都会邀请嘉宾。嘉宾通常是某个领域的专家,但往往不是音频专家。她们很可能没有堪用的麦克风,而且并不了解录音时需要注意哪些基本问题。没有什么比专业视角和观点配上劣质录音更令人扼腕,因此我在两年前写了一份简单的录音指南,供 IPN 旗下节目的嘉宾参考。在此我将这份指南贴出,分享给有志于播客者。

  • 请选择一个安静的房间,房内东西越多越好。放满书的书架、衣服、墙上的置物架等都可以有效吸音和打散声波,提高录音质量。请特别注意电脑的风扇声。若使用电脑录音,我们推荐将所有不需要的软件关闭。
  • 请将麦克风对准嘴巴,并保持大约 10cm 的距离。若使用 iPhone 录音,妳可能需要将 iPhone 垫高,使它和嘴部保持水平高度。三角架是不错的选择,不过字典之类的大书亦不失为有效的土炮法。请不要手持麦克风。录音过程中,请保持嘴和麦克风的距离恒定,也不要在扭头时说话——那会导致音质发生显著变化。只要说话,就请将嘴对准麦克风,也请尽量保持自己的音量恒定。
  • 若录音各方身处异地、通过 Skype 等软件通话,我们推荐使用所谓「multi-ender」法,即,每人只录自己本地的声音,每人一条音轨,这条音轨里只有自己的声音,没有其她嘉宾的声音。所有音轨最后统一交给剪辑师剪辑。为此,每人录音时都需要戴上耳机,以免其她嘉宾的声音被录入自己的音轨,增加剪辑师的工作量。请将耳机音量调节至自己刚好能听清对方说话的程度,也请尽量使用不自带麦克风的耳机(iPhone 配的耳机自带麦克风,AirPods 亦如是)。入耳式耳塞是最理想的,哪怕很廉价的都可以。不要使用开放式耳机。
  • 若录音各方处在同一空间,也应该每人各用一支话筒(或各用一台 iPhone)。
  • 入门级的话筒,我们推荐 Audio Technica ATR-2100,有 USB 接口,配小型脚架,人民币六百以内。
  • 录音时请尽量保持身体稳定,任何细小的、妳的耳朵听不见的声响都有可能被麦克风捕捉到——请想像您在射击。不要把玩桌上的小东西,不要摇晃椅子,不要有各种小动作。若感到疲乏,可在对方说话时活动身体,但自己说话时请尽量保持静止不动。无论遇到任何情况(例如 Skype 断线重连),绝对不要暂停录音。
  • 录音时若出现不可抗噪音(例如救火车),请示意大家暂停,等噪音消失后再继续。

做到了这些,妳应该有比较大的几率录出一条音质良好的音轨。后期工作不可或缺,但好的前期音轨的重要程度堪比食材。愿大家都能制作出音量均衡,音质良好,在嘈杂环境依然可以听清的播客。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壁下观》秋季线下活动(北京站)

来自 IPN 旗下艺术史节目《壁下观》的秋季线下活动,第一场本周五就开始。

十月中下旬,《壁下观》为帝津雄地区的听众准备了三场线下活动,有学术讲座,有聚会沙龙,也有结合播客节目的壁下观现场体验。其他地区听众如不辞路遥,更加倍欢迎。

第一场

讲座:元代晋南的建筑、壁画和雕塑

十月十三日午后六点半
主讲:瞿侠
地点:中央美术学院图书馆报告厅

第二场

沙龙:佛光寺与我(限《壁下观》会员

十月十四日午后两点
嘉宾:梁鉴、胡新宇、古村、瞿侠
地点:四合书院

第三场

壁下观:解读雍和宫

十月廿一日午后一点半
主持:王般若
地点:雍和宫

活动的报名方法,请在用移动设备进入壁下观微信公众号(搜索「壁下观」)查看各场活动通知。

其他城市线下活动也将陆续推出,敬请期待。

第一和第三场活动对所有人开放,第二场仅对会员开放。您可以在这里加入《壁下观》会员计划(支持主流信用卡与支付宝),享受更多独家内容与线下活动。

iPhone 是新的电视

《花花公子》创始人 Hugh Hefner 去世,这几天在啁啾会馆(Twitter)看到不少纪念。这里有一篇当年的乔布斯采访,前两天我在《一分世界》写了几句感想,抄录如下:

一九八五年,《花花公子》记者问乔布斯普通人为什么要买电脑。乔布斯很诚实。他说目前商业客户和教育市场对电脑有明确需求,普通人,没有。但,等到电脑和电脑通过全国性的通讯网络连接在一起之后,普通人就会知道家里没电脑的生活是无法想像的。

在妳感慨乔布斯的神级预言能力之前,想一下这件事:二零一七年的普通人用电脑和看电视、玩游戏机有多少区别?

并不是普通人按照乔布斯的预言渐渐懂得了作为工具的电脑的强大,而是电脑在过去三十多年渐渐变成了电视机、Walkman 和游戏机。

一九八五年的普通人会看电视、听 Walkman、打游戏。

二零一七年的普通人会在电脑上看电视、听 Walkman、打游戏。

今天终于看了半个月前《Fast Company》刊登的这篇 Alan Kay 采访。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可能在「乔布斯的偶像批评 iPhone 和 iPad」「乔布斯的老师认为 iPad 必须有笔」上。可我们并不需要 Alan Kay 这种级别的前辈来告诉我们 iOS 设备并没有改变世界,而是变成了新的电视。我认为大家多少都感受到了这点,但迫于「移动互联网改变世界」的舆论压力或是达成「财务自由」的压力,悬置了自己的价值判断。不管移动互联网对世界造成了什么影响,它都已经有了十年历史。它是已经发生的,不是即将发生的。

如果仔细读 Kay 的访谈,就会知道关于 iPad 能否用来工作的讨论,如果一直追溯下去,有某种根本性因素在起作用。在 Kay 看来,乔布斯在一九九零年代末重掌苹果之后,就已经放弃了「大脑的自行车」这一追求了。二零壹壹年的这篇「Why HyperCard Had to Die」也表达了类似的意思。

引起我注意的是 Kay 的这段话:

去读麦克卢汉,妳马上会意识到,嘿,如果我们能发明一个类似印刷机的东西——但其中的内容让我们可以在全新的层面上处理各种复杂问题,处理那些无法用文字、用写在纸上的数学公式等等之类的手段处理的问题——那么,就像人类逐渐适应有印刷机的世界一样,会出现另一个层面的思维,去适应一个全新的媒介环境。而且我们需要这个,因为技术已经把我们带到了一个需要新思维层面的世界,旧思维是在旧的层面下出现的,新思维需要新的层面。

这当然就是 Bret Victor 等人在 Dynamic Land 正做着的事(参见九月十七日会员通讯「从 Smalltalk 到 Realtalk,从 Dynabook 到 Dyna-Exploratorium」)。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发生,毕竟 Doug Engelbart 和 Alan Kay 等人在一九七零年代就已经开始这项「人类补完」(Intelligence Augmentation)计划了。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IPN 新节目:灭茶苦茶

如题。

灭茶苦茶,有点像上海话「一天世界」在日文里的对应。但这只是愉快的巧合。

关于日本的中文论述汗牛充栋。十多年前的博客全盛期,香港中文大学的吴伟明教授打出「反日哈日不如知日」的口号,开设「知日部屋」博客,名噪一时。「知日」随后也被苏静兄借用为刊名。

二零一七年,该继续向前走了。光了解日本是不够的,我们要活用日本——这是《灭茶苦茶》的主张。

活用,是我,呃,活用日文里的活用一词对英文 appropriation 的翻译。现有的中译「挪用」是准确的,但它是负面的。它不能鼓励、只能抑制 cultural appropriation

Cultural appropriation 有争议,但我的立场很明确:活用她者的文化,一不需要征求对方同意,二不需要害怕一知半解。唯一需要的是真正的文化自信和有色眼镜。是的,要活用外国文化,一副迷幻灿烂的有色眼镜是必须的。请戴着有色眼镜看日本吧。在扩增现实(AR)时代,脱下有色眼镜是不可能的,也是反动的。眼镜本身就是高度成熟的 AR 产品。

既然如此,我们需要一个比「挪用」更加正面的词。我们要从语言层面解除面对异族文化时的所有枷锁。

文化活用是深入日本骨髓的习惯。妳喜爱的关于日本的一切,都可以说和文化活用不无关系。文化和人一样,要永不止歇地挪动才能保持生机。挪用者,活用也。

活用日本,为的是期待一个更美好的中国。但为什么是日本而不是美国?因为日本人比任何人都进化得更快。不过,这种意义上的进化,唯有从西洋视角观察才能看见。这是我和其她日本观察家的不同:我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从美国的视角来观察日本的。

欢迎收听。

网址:https://miechakucha.com

订阅:http://miechakucha.com/rss

iTunes/Podcasts 链接:https://itunes.apple.com/podcast/id1291767702 (在 iOS 上点击可直接进入 Podcasts 订阅)

Overcast 链接:https://overcast.fm/p688082-i2aSXy

Pocket Casts 链接:http://pca.st/NeP6

反馈请寄: miechakucha@ipn.li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

iOS 11 拖拽: 把「多点」带回多点触控

Supertop 出品的播客客户端 Castro 一直是我在 iOS 上的心水之选。iOS 11 发布之后,Castro 更新到 2.5 版,成为少数在 iPhone / iOS 11 上强调拖拽操作的软件。

如产品设计师程志达在啁啾会馆所言,我在第六十一期《一天世界》播客关于 Castro 的说法有误:

App 间的拖拽 API 只在 iPad 开放,但是 App 内的拖拽 API 是所有 iOS 设备都有的,所以 Castro 虽然主要交互是自己实现的,但也用到了 iOS 11 的新 API 实现。

随着第三方软件纷纷更新,拖拽操作成了用家在 iOS 11 上最关心的特性之一。我已经可以想像针对这个特性的质疑。和苹果先前倡导的许多功能一样(例如 Continuity),拖拽在 iPad 和 iPhone 上有多大实际效果和应用场景尚有待观察。但无论答案是什么,「Drag & Drop support」在近期都会成为软件更新日志里必备的魔咒:有它未必有用,但一定会有报道。

在上述两种拖拽操作中,支持软件间拖拽更加重要(假设妳的软件有 iPad 版),因为它直接决定了妳的软件在 iOS 11 的新世界里能否具备「一等公民」的地位。有时最大的需求是别人能不能向妳拖,而不是妳能不能向别人拖。不支持软件间拖拽的软件已经有了年久失修的感觉,Telegram 就是一例。怎么,如果我要分享相册里的两张图片,还要像原始人那样点分享按钮,然后从 share sheets 里选择 Telegram 图标吗?要是 iMessage 就可以直接从相册把图片拖过去了。

Supertop 显然是真心相信拖拽的。在今日发表的文章「拖拽兹事体大」(Drag & Drop is a Big Deal)里,开发者 Pádraig O Cinneide 写道:

多点触控为我们带来了直接操作介面元素的幻觉,此为重大进步。但在实践中,多点触控的潜力没有被充分利用。除了对图片和地图偶尔的推捏缩放手势外,我们的大部分操作依然是用一根手指进行。iOS 11 的拖拽功能会为此带来改变。

这也是我在八月卅一日的会员通讯「iOS 的未竟之事」中写到的:

大胆一点说,Home 键的存在是否阻碍了多点触控被充分利用?直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多点触控都限于一次面向一个对象。老实说,除了用两根手指放大一张图片、网页、或介面元素,我们有多少时候在使用「多」点触控?

Home 键的消失会强迫妳用更复杂的多点手势(正如早期的 Mac 没有上下左右键是为了强迫妳用鼠标)。我们同时可以看到,由于 iPhone X 的通知中心和控制中心要分别从左右两只「耳朵」处往下拉出来,对于单手操作并不友好。iPhone X 是一个更适合双手操作——因此也就更适合多点操作——的设备。我相信跨软件的拖拽迟早也会在 iPhone 上出现。

(会员通讯是《一天世界》会员专享的福利之一,如果您喜欢这个博客,请考虑成为会员(每周两到五篇会员通讯,这里是往期通讯摘要之一)支持我。)

点此在《一分世界》收听本文语音版。(需要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