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抄袭

Asahi Linux 的 Hector Martin 评论 GitHub Copilot:

神经网络——无论人工的还是生物的——并不会消灭著作权。若我读了一段源代码,然后写出一模一样或非常近似的源代码,那就是原作的派生作品。Asahi Linux 的原则之一基本就可以表述为「如果妳读过苹果的源代码,就不能为我们贡献代码,除非我们认为妳靠谱,不会拷贝。」不信任人类是我的默认立场。我会信任 Copilot 吗?不会。

因为苹果的开源代码采 APSL 授权,与 GPL 授权相悖。

近日被指抄袭坂本龙一的韩国音乐家柳喜烈致歉

坂本是长期以来影响我最大,我最尊敬的音乐家。我无意间将他的旋律记在心中,并写了出来。发表时我以为那是纯粹自己的作品,但必须承认两曲有相似性。

坂本回应

任何创作都会受到既有作品的影响。要是能有自己 5% 到 10% 的原创东西在里面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一直是这么看的。我也一直试图提升自己音乐里原创比例。这很有挑战,但我想这也是艺术之美的源泉。

大泷詠一被人指责抄了三首歌时说:我其实抄了五首,妳不过听出了三首而已。

点此读竖排版)

文本·揾笨

朋友问起为什么喜欢迈克。我想起印象最深的例子是他的书名《性文本》竟是用普通话「wén běn」去谐粤语「揾笨」(找不自在,自找苦吃)的音。

九七前的深圳长大的人多少都有点仰慕香港。当年没有共产中文这说法,但我已经讨厌中国语文——因为有活色生香的香港语文映衬。香港人瞧不起大陆自是众所周知,可是这里有一位深入香港文脉的作家居然在活用普通话。后来得知迈克在新加坡长大,对普通话的敏感度大概高于香港平均水平。不过那个短短的书名依然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自由。活用中国语文是未被中国语文钳死的标志。

点此读竖排版)

普通人

@康堤will:

感觉「普通人叙事」失效了。曾经很流行,不管是谁,都有普通人或者日常的一面,执着这一面,能激起受众最广泛的共情和互动,「TA也是个普通人,和你一样。」本来就趋于泛滥使用,这两年普通人无法幸免的灾祸更是建立了「普通人」心理的、经济的、生活境况的准入机制。对于不普通的人,可能只有两个角度具有「合法性」,不普通的机会是如何获得的,又是如何被剥夺的。

这个误会太大。不是说名人、富人或高人也有普通一面,而是说普通人也有不普通的一面。不是「她也是个普通人,和你一样」,而是所有人本来就都是普通人,而都同样有不普通的潜力。如果这个说法在中国被视为「心灵鸡汤」,那只是因为人们依然没能把不普通和财富、权力与名望脱钩。无论女儿表现出的音乐禀赋如何令妳感动莫名,妳依然会把王羽佳视为值得努力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普通人叙事在中国不能成功。

点此读竖排版)

从网上消失的人

看到 Jason Kottke 要休假的消息,想起过去二十多年来几个突然从网上人间蒸发的人物,包括 why the lucky stiffMark Pilgrim、以及九零年代末「中国音乐第零网」的创办人且歌。

喜欢的作者突然从网上蒸发,自然觉得可惜。不过只要这蒸发是自主选择,我也会释然。她们只是回归了「普通人」身份。反过来想到身边的普通人或许曾经也线上名笔,对人类的信心不免添了几分。

点此读竖排版)

社交网络和离家出走

「地心引力」通讯谈 Gideon Lewis-Kraus《纽约客》文「How Harmful is Social Media」:

推荐算法并不会导致信息茧房,相反,推荐算法是最希望你尝试更多类型的内容的——毕竟这样你才能消费更多内容贡献更多时间。

更多内容不等于更多类型的内容。

《纽约客》此文系对四月份 Jonathan Haidt 发表于《大西洋月刊》的「Why The Past 10 Years Of American Life Have Been Uniquely Stupid」一文的回应。大意就是社交网站对社会的影响非黑非白,一言难尽。

我认为最根本的问题是设计社交网站和推荐算法的人对「发现」的定义非常粗糙。这无需调查,凭常识即可推断。譬如我身为中国人如何才能「发现」印尼艺术摇滚?或许家中有印尼华人亲戚。或许父亲早年在印尼经商。或许我离家出走逃到了印尼。或许在网上和我交换私录卡带的人介绍了 Harry Roesli 给我。或许我是外语学院印尼语的学生。或许我是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员工。这种种因缘都会极大影响我对印尼艺术摇滚的认知。但软件产品不可能如此细密地针对每个人定制。最基本的一点:隐私怎么说?这可不是什么广告公司看到我访问了什么网站的问题,而是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离家出走的问题。

更进一步说,这是社会对于离家出走有多大包容度的问题。

点此读竖排版)

Landscape mode please

每年苹果和穀歌的发布会都强调相机的进步,包括暗光下的拍摄能力,解析度的提升等等。但为什么每次社会事件流出的影像画质还是那么差,影像内容又总是那么残缺?或许拍的人没有在用最新最好的手机,或许是担心自身安全无法选取最佳角度,或许确实不知道拍片的基本规则,或许网站本身对画质压缩得太厉害……

但首先第一点:请把手机横过来拍。

点此读竖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