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vel Durov vs. Johan vs. Alex

Telegram 在俄罗斯被封,行政总裁 Pavel Durov 近日号召俄罗斯用户通过共享 VPN 自力救济,并在特定时间一起往窗外扔纸飞机(Telegram 图标),以显众志同心。这是他在自己的 Telegram 频道配的插画

2018 04 23 12 57 20

马上想起浦泽直树的《怪物》(Monster,1994–2001 连载)里的「约翰」:

2018 04 23 12 57 30

以及 Stanley Kubrick 的《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里的 Alex:

2018 04 23 12 57 36

盲人、独眼人、双眼人

在昨天的会员通讯里我借用了 Alan Kay 关于盲人、独眼人和双眼人的比喻。这是他在致敬 Ted Nelson演讲里说的:

原版:在盲人的世界里,独眼人可以称王。

Robert Heinlein 版:在盲人的世界里,独眼人举步维艰。

Alan Kay 版:在盲人的世界里,独眼人可以称霸,但双眼人举步维艰。

在 Kay 看来,七零年代末在 Xerox PARC 看到 Alto 和图形化介面的乔布斯是独眼人,Seymour Papert、Ted Nelson 和 Doug Engelbart 是双眼人。从今天看,Kay 自己,以及 DynamiclandBret Victor 自然也都是双眼人。当然还有 Stewart Brand,更早的还有 J.C.R. LickliderVannevar BushBuckminster Fuller

我希望这个比喻不要被理解为下面这种样子(虽然这么理解也没错):

没有才能的人集结在一起,迫害有才能的人……

明明自知是根本不值得一提的人,却不肯承认有人比自己厉害……

而且还格外拼命地,要把比自己厉害的人拽下来……

都是因为那群废物,害这世界面临瓶颈。

世界渐渐变得不容许自己进化。

这是《弹丸论破 2》里的话。Kay 的主张远没有那么灰暗。在今天我想不能不问的是独眼是不是一种权利,双眼是不是唯一的幸福,或者说有没有权力和必要鼓励大家都睁眼。对此我要说 Kay 讲的不是抽象的哲学,他的比喻有明确的所指:印刷术革命在第二个千年为人类带来了「现代」,电脑革命在第三个千年能够为人类带来什么?电脑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瓶旧酒,而它所能创造的「新」目前只露出了冰山一角,双眼人就是能区分这两者,并致力于后者的人。

我觉得这个问题比人工智能有价值得多。

一分世界 2018.04.15–16

(所有时间为东京时间(GMT+9),比北京时间快一小时)

2018.04.16, 16:07:

zhihu.com/pin/969227183478280192

「设定高于剧情」,几乎可以说是时代精神。这是类型作品的套路,近年被捧为艺术创作的利器。毫无疑问是把互联网产品追求规模化的思路用到了艺术上。

设定是拍(广义的)色情片的利器。

2018.04.16, 15:52:

「安静地喜欢自己的东西」「说给懂的人听」,这种态度和「不给别人添麻烦」是一体两面。I have been there, it didn’t work.

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反面不是给别人添麻烦,而是沟通。沟通就是给别人添麻烦,否则妳只是一个侦测北京空气指数的物联网设备。妳没给我添麻烦。

2018.04.16, 15:29:

Tech-savvy 程度和「不装屄」程度成正比吗?

(当然是说中国,只有中国存在大量不装屄的人。)

2018.04.16, 13:42:

知乎不应该是知识军备竞赛。

2018.04.15, 15:52:

2018 04 16 16 19 50

Remarkable on so many levels. 参考:27 寸的 iMac 是 20 磅重。上面这个是 1962 年 10 月号《Playboy》杂志上的广告。

2018.04.15, 18:50:

对比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互动百科对名创优品(Mini So)这个垃圾品牌的介绍,可以注意到在百度百科上已经完全看不见「三宅顺也」这个名字了。

2018.04.15, 18:22:

Bret Victor: no no, I’m not interested in “project-based learning”, I’m interested in “learning-based project-ing”.

边做边学和边学边做是不一样的。完全相反。

2018.04.15, 17:38:

在操场上裸跑的

在广场上跳乡土风舞蹈的

手机外放凤凰传奇的

我拥抱妳们

关起门来随便妳怎么搞是不够的

来打扰我、来迷惑我吧

手机外放凤凰传奇迷惑不到我

广场舞迷惑不到我

直播吃猪头也迷惑不到我

Steely Dan 和 Pink Floyd 直到今天都在迷惑我

The Beach Boys 有时也会迷惑到我

我迷惑了妳,现在轮到妳来迷惑我了

2018.04.15, 16:07:

妳说「今天我们都是同性恋」,我说所有人都是残疾人。每天。

2018.04.15, 15:57:

卖左派书刊和 zine 的模索舍旁边是家可以租狗散步的店。假装认为 ownership 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的人们,喜欢吗?

2018.04.15, 10:39:

「名创优品的东西只要不入口、不搽到身体上,还是可以买买的。」那精神污染呢?

这和微信一样。很多人离不开微信,因为工作和社交都在那上面。我不是在两年前写《告别微信》一文时开始讨厌微信的,我从一开始就讨厌它,从它抄袭香港的 Talkbox 的语音功能开始。所以我的社交和工作从来没有在那上面过。

精神污染有时是好的,而微信和名创优品连坏都坏得那么无聊。

妳在做独立软件吗?

独立软件在二零一八年的日子不会太好过,但我意外地发现,尽管新浪微博对第三方开发者如此不友好,我们依然有墨客Cosmos奇点三个各具特色的独立新浪微博客户端。

各位独立软件开发者们,或许您的朋友、同事、前辈甚至家人都不理解也不支持妳,但妳不是一个人。如果妳正在开发独立软件,尤其是符合以下条件之一的,请不吝自荐:

  • 是收费软件(一次性收费或订阅收费均可)
  • 在 UI 设计上别出心裁
  • 有狂气

我有 macOS、iOS、watchOS 和 Android 设备,web app 也欢迎。Windows 和 Linux 我暂时无法试用(不打算装虚拟机)。

我对于免费的社交类软件/服务有严重偏见,但如果的确跟别家不同我也会看。

我会优先考虑推荐收费软件/服务,以及不需要上网、离线也可以完整使用的软件。例如 VoodooPad

联系方式:lawrence@ipn.li 或 t.me/lawrencelry

《一天世界》会员通讯目录上线!

最近整理了《一天世界》的全部会员通讯文章的列表。会员通讯是《一天世界》会员的独享内容,也是《一天世界》的核心内容。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列一张目录出来,现在终于完成:

《一天世界》会员通讯目录

这个目录链接会一直放在本博客的版头。

所有新会员可以免费获得一篇旧通讯(即入会时间之前的一篇)。目前为止,《一天世界》及其前身《IT 公论》的通讯已超过 230 篇,对于想读这些文章的朋友,我们提供「三年付」的选项:一次性支付三年会费 1020 元人民币到我的支付宝 hi@ruyi.li,可获得三年会籍,以及全部往期《一天世界》及《IT 公论》会员通讯。(在籍年付会员补两年会费 680 元即可。)打款后请以电邮告知,或在支付宝附言中留下您的电邮地址,以便发送往期通讯。

感谢大家的支持。

专注地花心

@AlbertHuang314 在啁啾会馆

我现在完全理解为什么 Donald E. Knuth 后来会连 email 都不使用,专注在写书上面。写书或写文章真的需要这种全神贯注的环境。

(关于 Knuth 不用电邮的故事请看他本人现身说法。)

写完昨天的会员通讯「反信息流的《全球目录》」后,我重新想了想专注的问题。过去十年有各种帮妳集中注意力的写作软件,很多人也主张工作时关闭 Wi-Fi 或拔掉网线。书写时需要专注自不待言,但作为和书写行为一体两面的阅读,却需要尽可能地发散和花心。发散指的不仅仅是阅读的范畴,也包括模式。发散的阅读是非线性的,也几乎必定是不专注的。《全球目录》(Whole Earth Catalog)的版式就在鼓励这种不专注的阅读。寺山修司的这张照片也是。Steven Pinker 在接收采访时也说,读的时候像仓鼠,「收集各种引文、漫画、文化典故、数据集、数以百计的文章和书籍。」

《The Democratic Surround》一书里,Fred Turner 提到包豪斯学校不为人知的一面:

……László Moholy-Nagy 的「新视觉」和 Herbert Bayer 的「视线场」技巧为那些弘扬美国精神的人解决了问题。法西斯式的传播像是一种工具,把个体塑造成单一、缺乏思考力的集体,而包豪斯学校主张的观看模式则是为相反的目的而设。和学校初期的课程设置一样,这种观看模式要求个体去看一系列的图像,并在自己心中将它们拼合成形。这个过程令她们革新了自己破碎的精神状态,而且还有可能革新社会。对 Moholy、Bayer 以及 Walter Gropius 而言,艺术创作所涉及的技艺能够营造一种特殊的环境,让人们以更彻底的个体化方式体验她们自己,同时又能更好地融入社会。

(引文中的链接系引者所加。)

Moholy-Nagy 等人关心的是新媒介怎样令人类接收信息的管道变成「平行多管道」。这是全屏软件和软件窗口平铺在屏幕上的区别。最典型的单一管道就是电视和微信朋友圈,而平行多管道在今天已经买少见少。用 Tweetbot 实现的啁啾会馆多栏介面算是一个:

Screen Shot 2018 04 05 at 15 00 45
我的 Tweetbot 介面,从左到右分别是主时间线、app 相关、游戏相关、东京/音乐相关。用 TweetDeck 在浏览器里可以实现同样的功能。

平行多管道有什么好处?简单来说,单一管道更适合洗脑。这和富媒体无关,和单一声道有没有遭到精神污染同样无关。形式上的单一管道最容易让阅读者进入「flow」的专注状态(flow 这个英文词几乎可以 map 到「刷」这个汉字上了),平行多管道则强迫妳不停转换语境,建立横向联系,比较不可比的事物,穿透次元壁。这里的关键在于妳必须同时看到两种以上的异质信息,因此电视虽然可以不停换台,仍然是典型的单一管道媒介。微信朋友圈、Facebook News Feed、知乎想法、即刻动态、Telegram 频道都是。智能手机开启的「一屏一软件」模式可谓是任何卖家的最爱,不论她卖的是商品还是思想。至于啁啾会馆,我们要感谢有 TweetbotTweetDeck 这样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