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ory for iOS 上線

下載地址在此。這是 Tweetbot 的開發者做的 Mastodon 客戶端,用過前者的基本都知道怎麼回事。Mac 版開發中

還有一個免費的 Tusker 似乎也不錯。Spring 的作者也在開發 Mona。買了 Spring 可以到 about 頁找 Mona beta 版的下載鏈接,目前在 Mac 上我用它。

其它還有很多,不過我只試過這些。很多人覺得狀況有點像早年的啁啾會館。但這些都是老手,Mastodon 的信息架構和啁啾會館又比較類似,所以不會有驚喜。如今的世道,在科技產品裏期待驚喜有點緣木求魚了。

啁啾會館真是有塌方的跡象。雖然還是有不少我想看的人在上面(科技以外的內容),但英、美辦公室拖欠房租,服務器似乎也出了問題導致許多人看不到完整信息。Precarity, yes。想到在未來等着我的 macOS Ventura 時也是這個感受。

點此讀豎排版)

《中國話》(Tongues of China)

CCTV-9 將要播出的這部紀錄片的標語叫「千言萬語,生生不息」,而英文版本是「Words Make the World, Words Make Us」。中國人很多都相信物質第一性,語言是用來描述現實世界的。但中共對語言的看法與此有深刻區別,她們絕對相信語言可以創造世界——洗腦正是這樣一個過程。這部紀錄片看上去也是意圖構建世界,用她們的語言就是所謂「講好中國故事」。在這一點上庶民確實要向中共學習。講故事是妳的權利。

點此讀豎排版)

新浪博客除了作者以外已不可訪問」真是詭異的句子,不過我沒有興趣深究這種爛公司究竟又用了什麼噁心的伎倆,倒是 Polyhedron 兄介紹 Telegram RSS bot 讓我想起 micro.blog 可以將多條 RSS 彙集到一起。比如只要訂了下面這個地址就可以同時追本站、《滅茶苦茶》和《無次元》博客的文章。

micro.blog/lawrencelry

當然,最好的方法依然是分別訂各個博客。不過 micro.blog 本身是自成一家的博客引擎/社交網絡,值得一觀。

點此讀豎排版)

Neil Cybart:

技術圈太多人以爲人們向數字語音助理提問時渴望能夠像和活人聊天一樣交談。現在看來,這就好比希望在元宇宙裏遊玩時能有和真實世界一樣的體驗……合理的長期目標是:渴望能通過更少的技術交互獲得同樣的價值。

永遠不要忘記 Larry Ellison 的話:在跟風一事上,唯一能與時尚圈比肩的就是科技圈。

確認:啁啾社已封禁第三方客戶端

我不會說「正式封禁」,因爲該社只是悄悄在第三方開發者協議中加了條款,禁止開發與其自家客戶端類似的產品。

不能認同 MacRumors 文章中的這句:

第三方啁啾客戶端已有十幾年的歷史,並一直受到不喜啁啾會館默認介面的用戶的歡迎。

啁啾會館最初並沒有自家客戶端。世界上第一款啁啾客戶端 Twitterrific 就是由 Iconfactory 開發的第三方軟件。如今大部分人用的啁啾社自家客戶端則是二〇一〇收購自 Loren Brichter 開發的 Tweetie。上面那句話的正確表述是:

「二〇〇〇年代末期,啁啾會館之生態興於第三方開發者社羣。直到二〇一〇年收購 Tweetie 前,啁啾社都並無自家客戶端。在那之後,鑑於自家客戶端在設計考量上不以用戶爲先,原有的數款第三方客戶端依然受到大量忠實用戶的擁護。」

至此,Tweetbot 和 Twitterrific 均已被極其猥瑣地宣告死亡。爲聊表支持,大家可以考慮購買 Iconfactory 其它軟件,並關注 Tapbots 開發中的 Mastodon 客戶端 Ivory

點此讀豎排版)

「可能含有违规或引发不良讨论的内容,等待审核。」

中國互聯網公司被迫代中共對用戶進行言論審查,衆所周知。但豆瓣這種措辭毫無必要。說可能違規足矣,用戶不爽但尚可勉強理解,說「可能引發不良討論」徒引人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