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言论自由

《经济学人》刊载了一篇关于言论自由在全球被打压的稿子。当我们看到中国人在世界各地骂「港独」(她们骂的人大部分并不主张香港独立),甚至动辄施以人身威胁时,知道这种行为是全球潮流的一部分,不知能否算是一种暗黑色的安慰。

文章似乎要付费才能读,要点如下:

  • 埃塞俄比亚六月军事政变时,政府关掉了整个互联网,导致 98% 的人无法上网。一年前新总理 Abiy Ahmed 上任时释放记者,解封网络,结果种族清洗言论在社交网络上大行其道,三百万人流离失所,许多埃塞俄比亚人支持政府剥夺鼓动暴力者的言论自由;
  • 埃塞俄比亚用来监听和审查的电子设备大部分是从中国采购的;
  • 印度政府今年已经第五十一次关闭了克什米尔地区的互联网;
  • 二零一八年全球至少有五十三位记者被谋杀,犯人基本都没抓到。《华盛顿邮报》记者 Jamal Khashoggi 被大卸八块的案子依然悬而未决;
  • 批评政府的记者被人肉、骚扰、威胁甚至杀害的例子很多,但还有不少政府收买媒体的例子。在很多国家,政府已经是最大的广告商。有时政府会以牌照许可或合约为筹码,要求商界巨头收购媒体。印度、俄罗斯、土耳其、以色列和尼加拉瓜都有这种情况;
  • 言论自由在发达国家的命运也相当坎坷。英美部分学生会认为自己有权让她们心中的种族主义者或恐跨性别者噤声,甚至只要是她们认为冒犯性的话就不能说。学者 Heather MacDonald 认为「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令犯罪高发区的警力减少,从而导致犯罪率进一步上升。反对者认为她的观点是在「否定黑人的存在权利」。MacDonald 演讲时要在警察保护下才能安全离场。

谁说中国没有和世界接轨?

聊天软件歧视

Ben Bajarin 在啁啾会馆讲了美国部分九五后对于安卓用户的歧视。十六岁男孩,一直以安卓党自居,最近换 iPhone,只因同学们开了 iMessage 群,他的存在让整个群变绿,于是大家开了一个没有他的新群继续聊。

不只是颜色变绿,也不只是 iPhone 用户的无聊优越感(虽然这真实存在)。非 iOS 用户在群里的出现还会导致整个群无法使用 iMessage 的一些专有功能,例如给信息加射灯效果之类。

这对于其它国家的人而言当然不可思议。中国人会说为什么不用微信,英国人在下面留言说我们这里都是用 WhatsApp,基本没什么人用 iMessage。在这个语境里端到端加密是无关紧要的。

以中国而言,iMessage 的好处在于它是目前唯一未被封锁的、端到端加密的聊天软件。自然,中国区 Apple ID 的安全性存疑,但仍然远胜其它未被封锁的聊天软件。把范围拉到全球,由于 iOS 的安全性胜过安卓,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可以假定用 iMessage 聊天会比用跨平台的端到端加密软件聊天安全——妳不可能每次都先问问对面的 Telegram 用户「妳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安卓?」

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把 iMessage 视为黑莓当年的邮件推送。硬件厂商开发的专有性服务,构成了歧视的基础。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对于在技术选择上比较 liberal 的人而言,使用预装服务可能就已经是丢份儿的行为。从这个意义上说,iPhone 用户拥抱 iMessage 是保守的。

如何拥有言论自由

想不想有言论自由?想不想马上就有?只需要两个步骤:

一、列出几个妳想都不敢想的话题。肯定有的。如果想不出来,可以先列出几个妳不敢在微信上讨论的话题,然后再想想,里面有哪些是自己几乎完全不了解的。那些通常就是妳不敢想的话题。

二、开始思考这些话题。

就算是请妳「喝茶」的朋友,也会说「妳自己怎么想我们管不着,只要别在网上乱说就好」。但很多人把这理解为白色恐怖,以至于对很多问题想都不敢想了。

正如学写 Hello World 总是容易的。我们起点很低,只要妳开始思考那些由于恐惧被自己的潜意识抑制的话题,就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接下来,不以微信为唯一通讯工具,用 Telegram, Wire, 或 Signal 开始和朋友一对一地讨论这些话题,就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然后再添上其它细节就大功告成了

香港入门

了解中港关系,可从以下材料入手。之前推荐过的「香港第一课」是以大陆读者为目标写的,但铿锵集则是香港公立广播机构 RTHK 制作的、面向香港观众的纪录片。「香港从来没有民主,但有自由」,这是铿锵集九七倒数系列里的一句旁白。而第四集「如梦初醒」,指的是从「英国会在乎香港」的梦境中醒来。无论妳是香港人、大陆人、还是月球人,这些都是讨论中港问题前必须有的基本认识。

梁启智「香港第一课」,一切的基础。

梁启智:香港之夏:误读与真相

铿锵集:721 旺角黑夜(2019)

铿锵集:九七倒数之一:雾里看花(1996)

铿锵集:九七倒数之二:夹缝中的夹缝(1996)

铿锵集:九七倒数之三:每当变幻时(1996)

铿锵集:九七倒数之四:如梦初醒(1996)

铿锵集:九七倒数之五:归来吧(1996)

铿锵集:九七倒数之六:让我放光芒(1996)

铿锵集的语言是粤语,但都有中文字幕。更深入的内容可以看「香港第一课」文末的参考书目。

守护链接,守护开放社会

在微信里妳很安全。当然,妳有太多不能说的话,不能发的图。但是妳大体可以确认一点:发出的链接对方可以打开。

自然,这并不是因为腾讯做了正确的事,而恰恰是因为它作了恶。在微信里假定「链接可以打开」是不对的。腾讯不仅会因为政治原因,也会因为自身利益原因封禁外部链接。此外,她们还通过技术手段禁止绝大多数微信公众号作者在文章中插入可直接点击的外部(非腾讯)链接。这一切造成的结果是在微信宇宙里写字的人和阅读的人同时放弃了链接。非但如此,生活在这个系统中的人有越来越多相信不用链接是「用户体验更好」的选择。于是,在微信里我们能见到的大抵是两种东西:截图,或微信公众号的链接。换句话说,在微信里妳总是可以假定对方能打开妳发的链接,是因为妳在微信里几乎只发微信公众号链接。(在极端的例子里,用户或许都不知道在私人聊天里还可以发非腾讯链接。)

反对链接的论点有时出于自私——例如忙的时候用截图把内容发来对自己更方便,有时出于山寨但有效的(虽然未必总是正确的)理由——例如图片便于传播、可以规避内容审查等等。这些论点的共性就是庸俗,因为她们完全没有考虑到使用链接最重要的理由,也就是通过保留上下文,来达成对事物复杂而细致的认知。这种认知拒绝回答「point 在哪里?」「如何看待?」的问题,也不会告诉妳「其实只不过是……」。复杂而细致的沟通方式不会给妳一个本来就不存在的、似是而非的答案,遑论「解决方案」,只会让妳产生更多的问题,而这就是目的。

链接不仅可以让人知道文章发布的真实时间,作者的真实身份(网络身份也是真实身份),还可以帮助读者推断与作者相关的更微妙的信息,例如政治立场和技术水平。此外,链接把和文章相关的权利最大限度地还给了作者。作者可能会修改文章,也可能删除文章。有链接我们就总是能看到文章的最新状态。或许有一种情况可以作为支持不用链接的理据,那就是文章在作者不同意的情况下被第三方力量(政府、企业、或其它持份者)强制删除。但显然大部分通过截图、长图、全文拷贝等方式传播文章的人考虑的并不是这点。

读者的这种选择反过来影响了作者,例如在 Facebook 上近年流行起把十几字的短文做成大字号图片。贩夫走卒、达官贵人,概不例外。虽然 Facebook 对待链接的态度比腾讯好不了多少,但我还是尽量用链接分享这些图片。作者要的是「高传播」,但我想这种传播和垃圾邮件的界线是相当模糊的。也正和垃圾邮件一样,所谓高传播沟通假定读者毫无阅读耐心,并试图给妳一个本来就不存在的、似是而非的答案。这也正是她们的目的。

互联网依然伟大,而且依然具备维系开放社会的潜质。守护这种潜质的第一步,就是鼓励您的朋友用链接、而不是长图来分享文章,并尽可能地拒绝对链接不友好的网络服务(微信、Facebook 等)。关于用链接分享文章的方法,我依然推荐蔡志浩的建议

香港杂忆:青文与 Twilight

鲁迅有这么一段吗?管它是不是真的……

「不鳥萬君为什么要关心反送中呢?」

「看过书、听过歌、看过电影的,关于美学的。」

「什么时候看的……」

「在深圳和广州居住的时候,从香港那边来的。」

「走私进来的吗?」

「有我自己去买的,也有电视播的,早年香港电视在广东可以完整收看,不会被强制插播广告。」

「看来做什么?」

「看得不好瞎鸡巴看。」

最记得 Twilight Bookstore,位于湾仔的英文书店。学术书为主,在任何时空恐怕都不易经营。店主马国明是研究本雅明的专家。Twilight 只占书店的一半,另一半是卖中文书的青文。青文老板罗志华的故事我之前在别处讲过。他总是坐在一台黑色 Powerbook G3 后面,直到书店关门前几年才换成银色的 Powerbook G4。那台电脑除了记账,还用来设计和排版,做自主出版——青文同时也是出版社。在我看来,罗先生是最好的、最懂 Mac 的 Mac 用户。他知道 Mac 不是给所谓「Pro 用户」用的。

我的粤语口语不地道。每次买书,罗先生问我「使唔使袋?」(要不要袋子?),我都回答「使」(其实应该说「好啊唔该」或「要」)。书满为患,空间必然逼仄。有次结账,碰掉了高高堆至我胸口的两本书,被罗先生不耐烦地训斥:「睇住啲啊嘛!两本书就咁斯文扫地了!」(看着点儿啊!两本书就这么斯文扫地了。)我心里确实有歉意,但更觉得「斯文扫地」这么用很有趣,想要学起来,不过一直没有机会。

罗先生的结局非常黑色:在仓库整理库存时,被书山掉下来砸死。豆瓣上有关于他的小组,为了写这篇文章回去看,才发现我是管理员之一。至于马国明先生,据说后来由于中风,也不得不关闭书店。现在在立场新闻偶尔还能看到他的文章

对我来说,青文和 Twilight 是那个年代(其实只不过是二零零四年左右)的 VPN。我永远感谢两位先生。

昭和歌谣——二战后的日本流行音乐推荐歌单

我在看理想的第二个节目「昭和歌谣——二战后的日本流行音乐」今日已经连载完毕,总共三十集。感谢各位的支持!应听众要求,把节目中播放过片段的歌曲开列如下(也增补了一些没有播的)。

流播媒体时代,为每首歌添加收听链接是大家乐见的做法。但审慎考虑后,我决定只给出歌名和歌曲资料。这是一份地图,探索的工作和乐趣就留给您。自然,没有什么阻止您拿这份资料去制作一份开袋即食的播放列表,但在我看来,那就破坏了别人自己爬山的兴致,变成直接坐电梯到山顶了——不,电梯或许还有必须站在电梯上才能看见的风景,播放列表更像是瞬间转移。

为方便大家理解和搜索,日文歌名以中文译出后,用括号注明原名。部分歌曲后注明了专辑名,用书名号《》括起。人名部分,简洁起见,全汉字人名直接用日文汉字写法(例如古賀政男的賀字不会特地转为「贺」),包含日文假名的人名转写为简体汉字后,用括号注明日文原名。

第一集:古贺政男与服部良一

  • 「东京 Boogie-woogie」(東京ブギウギ),铃木胜作词,服部良一作曲,笠置静子(笠置シズ子)演唱,1947
  • 「Jungle Boogie」(ジャングル・ブギー),黑澤明作词,服部良一作曲编曲,笠置静子演唱,1948
  • 「银座康康女」(銀座カンカン娘),佐伯孝夫作词,服部良一作曲,高峰秀子演唱,1949
  • 「温泉镇挽歌」(湯の町エレジー),野村俊夫作词,古賀政男作曲,近江俊郎演唱,1948
  • 「山的那一边」(丘を越えて),島田芳文作词,古賀政男作曲,藤山一郎演唱,1931
  • 「悲酒」(悲しい酒),石本美由起作词,古賀政男作曲,美空云雀(美空ひばり)演唱,1966

第二集:战后初期:新瓶旧酒

  • 「咚咔调」(トンコ節),西條八十作词,古賀政男作曲,久保幸江、楠木繁夫演唱,1949
  • 「苹果之歌」(リンゴの唄),佐藤八郎(サトウハチロー)作词、萬城目正作曲,並木路子、霧島昇演唱,1945

第三集:审查者的败北

  • 「东京进行曲」(東京行進曲),西條八十作词,中山晋平作曲,佐藤千夜子演唱,1929
  • 「山小舍之灯」(山小舎の灯),米山正夫作词作曲,服部逸郎编曲,近江俊郎演唱,1948

第四集:Boogie-Woogie 热潮: 笠置静子与早期的美空云雀

  • 「买物 Boogie」(買物ブギー),服部良一作词作曲,笠置静子演唱,1950
  • 「河童 Boogie-woogie」(河童ブギウギ),藤浦洸作词,浅井挙曄作曲,美空云雀演唱,1949
  • 「Rockabilly 剑法」(ロカビリー剣法),米山正夫作词作曲,美空云雀演唱,1958

第五集:农村 vs. 都市

  • 「别来无恙身体安康?」(ご機嫌さんよ達者かね),高野公男作词,船村徹作曲,三橋美智也演唱,1961
  • 「和妳约在有乐町」(有楽町で逢いましょう),佐伯孝夫作词,吉田正作曲,永井法兰克(フランク永井)演唱,1957

第六集:异国情调与音乐的开放性

  • 「雨中的荷兰坡道」(雨のオランダ坂),菊田一夫作词,古関裕而作曲,渡边滨子(渡辺はま子)演唱,1947
  • 「蓝色眼睛」(青い瞳),橋本淳作词,井上忠夫作曲,吉川杰克与蓝彗星乐队(ジャッキー吉川とブルー・コメッツ)演唱,1966
  • 「火红的太阳」(真赤な太陽),吉岡治作词,原信夫作曲,美空云雀演唱,1967

第七集:作为方法论的翻唱

  • 「随风飘荡」(風に吹かれて),《Covers》,原曲:Blowin’ in the Wind,Bob Dylan 作词作曲,RC Succession 演唱,1988
  • 「给我最后的舞蹈」(ラストダンスは私に),原曲: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Doc Pomus/Mort Shuman 作曲,岩谷時子作词,越路吹雪演唱。
  • 「昂首前行」(上を向いて歩こう),永六輔作词,中村八大作曲,Jojo広重演唱,2014
  • 「我的天竺」(私の天竺),《Debut Again》,原曲:My Blue Heaven (1927),堀内敬三作词,Walter Donaldson 作曲,Rinky O’hen(大滝詠一别名)编曲,大滝詠一演唱,1997
  • 「Fly Me to the Moon」,《Chiko》,Bart Howard 作词作曲,本田奇可(チコ本田)演唱

第八集:Crazy Cats——超越时代的大娱乐家

  • 「绥耷拉调」(スーダラ節),青島幸男作词,萩原哲晶作曲,Crazy Cats 演唱,1961
  • 「我后悔了」(遺憾に存じます),青島幸男作词,萩原哲晶作曲,Crazy Cats 演唱,1965
  • 「知天命进行曲」(実年行進曲),青島幸男作词,大瀧詠一作曲编曲,Crazy Cats 演唱,1986

第九集:坂本九进军美国

  • 「昂首前行」(上を向いて歩こう),永六輔作词,中村八大作曲,坂本九演唱,1961
  • 「仰望星空」(見上げてごらん夜の星を),永六輔作词,今泉隆雄(いずみたく)作曲,坂本九演唱,1963
  • 「Goodbye Joe」,漣健児作词,Hans-Artur Wittstatt 作曲,饭田丹尼(ダニー飯田)编曲,坂本九演唱,1963

第十集:电吉他热潮与 The Ventures

  • 「慢走别跑」(Walk, Don’t Run),Johnny Smith作曲,The Ventures编曲、演奏,1960
  • 「喜洋洋」,中国民间曲调,寺内武(寺内タケシ)编曲、演奏,1972

第十一集:Group Sounds——短命的乐队狂潮

  • 「翡翠的传说」(エメラルドの伝説),中西礼(なかにし礼)作词,村井邦彦作曲,The Tempters 演唱,1968
  • 「有光的世界」(光ある世界),中西礼作词,椙山浩一(すぎやまこういち)作曲,The Tigers 演唱,1968
  • 「迷幻之街」(サイケな街),水木ひろし作词,桜井順作曲(水木ひろし即桜井順作词用笔名),万里玲子(万里れい子)演唱,1968

第十二集:美空云雀:从西到东

  • 「苹果追分」(リンゴ追分),小泽不二夫作词,米山正夫作曲,1952
  • 「柔」,関沢新一作词,古賀政男作曲,1964

第十三集:和制 Pops 与日本文化身份的构建

  • 「性感巴士站」(Sexy Bus Stop),Jack Diamond(筒美京平别名)作曲编曲,The Oriental Express 演奏,1976
  • 「泪与太阳」,R.H. Rivers(湯川れい子别名)作词,中島安敏作曲编曲,Emy Jackson 演唱,1965
  • 「天使的诱惑」(天使の誘惑),中西礼作词,铃木邦彦作曲,黛顺(黛ジュン)演唱,1968

第十四集:向左转:反安保斗争之后的歌谣曲

第十五集:筒美京平:专属作曲家制度结束后的金曲制造机

  • 「海边的流言」(渚のうわさ),橋本淳作词,筒美京平作曲,弘田三枝子演唱,1967
  • 「木棉手帕」(木綿のハンカチーフ),松本隆作词,筒美京平作曲,太田裕美演唱,1975
  • 「大和抚子七变化」(ヤマトナデシコ七変化),康珍化作词,筒美京平作曲,小泉今日子演唱,1984
  • 「东京摇篮曲」(東京ららばい),松本隆作词,筒美京平作曲,中原理惠演唱,1978

第十六集:演歌/艳歌/怨歌:靡靡之音的胜利

  • 「圭子的梦在夜间开启」(圭子の夢は夜ひらく),石坂まさを作词,曽根幸明作曲,藤圭子演唱,1970
  • 「池袋之夜」(池袋の夜),吉川静夫作词,渡久地政信作曲,青江三奈演唱,1969

第十七集:1970 年代的「新音乐」

  • 「Sayonara Amerika, Sayonara Nippon」(さよならアメリカ さよならニッポン),《Happy End》,Happy End作词作曲演唱,1973
  • 「Caramel Rag」,《Caramel Mama》,作曲松任谷正隆,Tin Pan Alley编曲、演奏,1975
  • 「只为了你」(あなただけのもの),《MISSLIM》,荒井由実作词作曲演唱,松任谷正隆编曲,1974
  • 「Chinese Soup」,《Cobalt Hour》,荒井由実作词作曲演唱,松任谷正隆编曲,1975

第十八集:昭和歌谣与视觉系

第十九集:YMO: 昭和歌谣传统里的基因突变

  • 「鞭炮」(Firecracker),《Yellow Magic Orchestra》,Martin Denny作曲,YMO编曲,1978
  • 「东风」(東風),《Yellow Magic Orchestra》,坂本龙一作曲,1978

第二十集:City Pop: 消费主义的全面胜利

  • 「一起来唱Mersey Beat」(マージービートで唄わせて),《Variety》,竹内玛丽亚(竹内まりや)作词作曲演唱,山下達郎编曲,1984
  • 「恋爱中的凯伦」(恋するカレン),松本隆作词,大滝詠一作曲、演唱,1981
  • 「再来一次」(もう一度),《Variety》,竹内玛丽亚(竹内まりや)作词作曲演唱,山下達郎编曲,1984
  • 「我们结婚吧」(本気でオンリーユー,Let’s Get Married),《Variety》,竹内玛丽亚(竹内まりや)作词作曲演唱,山下達郎编曲,1984

第廿一集:偶像全盛时期

  • 「夏色的南希」(夏色のナンシー),三浦徳子作词,筒美京平作曲,早見優演唱,1983
  • 「起风了」(風立ちぬ),松本隆作词,大瀧詠一作曲,多羅尾伴内编曲,1981

第廿二集:上上台风:没有冲绳人的冲绳流行音乐

  • 「来自爱的蓝色海洋」(愛より青い海),《Shang Shang Typhoon 2》,1991
  • 「海之道」(海の道),《Shang Shang Typhoon》,1990
  • 「上海我愛你」,《愛があるから大丈夫》,1993
  • 「Let It Be」,《Shang Shang Typhoon 2》,1991

第廿三集:大泷詠一的贡献

  • 「妳是天然色」(君は天然色),《A Long Vacation》,松本隆作词,大瀧詠一作曲、演唱,1981
  • 「尼亚加拉音头」(ナイアガラ音頭),《Niagara Triangle Vol. 1》,大瀧詠一作词作曲、演唱,1976
  • 「禁烟音头」(禁煙音頭),《Let’s Ondo Again》,新井武士作词,大瀧詠一改词,宇崎竜童作曲,多羅尾伴内编曲,竜ヶ崎宇童(即鈴木雅之)演唱,1978

第廿四集:乐迷如何剥削唱片工业:「幻之名盘解放同盟」与 B 级歌谣曲

  • 「跳起斯纳奇」(スナッキーで踊ろう),三浦康照作词,船村徹作曲,海道はじめ演唱,1968
  • 「资本论布鲁斯」(資本論のブルース),郷伍郎作词作曲,池田孝编曲,大城晋演唱,1970

第廿五集:色气歌谣

  • 「太阳的季节」(太陽の季節),橋本淳作词,井上忠夫作曲,三东Lucia(三東ルシア)演唱,1975
  • 「从前面,从后面」(後から前から),豊兵衛作词,佐瀬寿一作曲,畑中葉子演唱,1980
  • 「喜欢」(好き),河内邦夫(クニ河内)作曲,杉本艾玛(杉本エマ)作词、演唱,1975
  • 「经验」(経験),安井一美(安井かずみ)作词,村井邦彦作曲,川口真编曲,边见万里(辺見マリ)演唱,1970
  • 「恋之奴隶」(恋の奴隷),中西礼作词,鈴木邦彦作曲,川口真编曲,奥村智代(奥村チヨ)演唱,1969

第廿六集:户川纯:最后的昭和偶像

  • 「集团农场之秋」(集団農場の秋),太田螢一作词,上野耕路作曲,户川纯演唱,1988
  • 「二百十日」,太田螢一作词,上野耕路作曲,户川纯演唱,1988
  • 「轮转印刷机」(輪転機),太田螢一作词,上野耕路作曲,户川纯演唱,1988
  • 「Angel Baby」(エンジェル ベイビー),Rosalie Hamlin 作词作曲,岡野ハジメ・小松世周编曲,1985
  • 「朋克版蛹化之女」(パンク蛹化の女),户川纯作词,Pachelbel作曲,1984

第廿七集:卡拉 OK 与音乐

第廿八集:昭和歌谣与媒介技术

  • 「タマゴのタンゴ」,《Niagara CM Special》,多羅尾伴内作曲编曲演奏,1983
  • 「森永速溶咖啡」(森永インスタントコーヒー),《三木鶏郎音楽作品集〜TORIRO SONGS〜》,三木鶏郎作曲,丸山清子演唱,1960

第廿九集:昭和歌谣里的中华

  • 「苏州夜曲」(蘇州夜曲),西條八十作词,服部良一作曲,李香蘭演唱,1940
  • 「香港Blues」,《泰安洋行》,Hoagy Carmichael 作词作曲,细野晴臣编曲,1976
  • 「雨之御堂筋」(雨の御堂筋),林春生作词,The Ventures 作曲,川口真编曲,1971
  • 「舟歌」(舟唄),阿久悠作词,浜圭介作曲,邓丽君演唱,1979
  • 「爱的印第安人偶」(恋のインディアン人形),さいとう大三作词,筒美京平作曲,乐家姐妹(リンリン・ランラン)演唱,1974
  • 「六月天」(「木綿のハンカチーフ」粤语版),《Girls, It Ain’t Easy—Japanese Pops Universal Edition 1970s》,郑国江作词,筒美京平作曲编曲,陈秋霞(チェルシア・チャン)演唱,1978

第三十集:日本流行音乐走向世界了吗?

  • 「乌贼醋是!此乃鲤」(烏賊酢是!此乃鯉),大瀧詠一作词作曲演唱,1978

您可以在这里下载看理想 app(支持 iOS 与安卓)后搜索「昭和歌谣」购买收听,或点此链接直达节目页面。我的另外一个节目「作为乐器的录音室」在这里

‘Impossible things just take longer.’

[更新] iOS 13 beta 5 里,手动添加的空格又不会被缩回成 1/8em 了。

很多人都发现,在目前处于测试版的 iOS 13 里,iOS 的排版引擎会自动为字母/数字和汉字之间加上大约 1/8em 的空间。

不知何时开始,手动在汉字和字母间加半角空格竟然成了一种骄傲。在中西混排时,汉字和字母之间的确应留有一定空间,方能在视觉上达致平衡。但有识之士早已说明,这个空间应由排版引擎留出,而非由写作者手动添加。这不仅因为半角空格的宽度未必(「未必」是很宽容的措辞)是最合适的,还有语义上的理由:在中文里,我能想到的用空格表达某种语义的例子,只有在神和尊称前留空格这一种。汉字和字母之间的空间属于平面设计范畴,它并不表达任何意思,因此不应该由写作者负责。

六月初试用了 iOS 13 beta 后,我说

是否手动加空格成了难题。加的话,在 iOS 13 效果不好,不加的话在几乎所有其它系统效果不好。

下面就是在当时的 iOS 13 beta 上的测试效果。第二段就是排版引擎自动加了约 1/8em 空间的版本。

NewImage

一旦看过了正确的宽度,手动留出的半角空格就显得太宽。另一方面,若为了在 iOS 13 上取得好效果而不留空格,在不支持此功能的一切系统上就会变成这样:

NewImage

从不知第几个 beta 版开始,这个两难消失了。现在就算妳手动加半角空格,iOS 的排版引擎也会把那个空间缩小成正确的宽度。也就是说,不论是否手动加空格,最终显示的效果都是约 1/8em 的空间:

NewImage
同一段文字在 iOS 13 beta (17A5534f) 上的效果。可以看到上下两段完全一样——尽管上面那段我手动在汉字和字母间添加了半角空格。

正义会迟到,但不会不到。

(微软的 Word 很早以前就这么做了,但那是一个「在电脑上写,打印出来读」的时代——妳把 Word 里的文字拷贝到别处就没有正确的效果了。在如今这个电脑上写、电脑上看的时代,iOS 是第一个在系统全局正确处理汉字和字母间空间的系统。)

Fuck software

Julius Hui(原文转为简体):

连侬墙规模够大,威力系好大好大
Experience design,晚晚浸一浸正气先返屋企
除非对自己感觉唔诚实,否则都会为之动容受感化

(普通话译文:连侬墙规模够大的话,威力很大很大。Experience design,每晚浸一浸正气再回家。除非对自己的感觉不诚实,否则都会为之动容受感化。)

这也是为什么香港的亲中派一定要破坏连侬墙。她们是懂体验设计的。

Bret Victor:

不被屏幕限制的情况下,人类是这样记笔记和聊天的(正经工作时)。

这是我此刻的修习空间。

不好意思,没有历史版本。(这篇文章的)修订过程并不是在一个小小的四方形里进行的。

不鳥萬如一「不够大的手机,不够大的电脑」(2017):

macOS 上的 Mission Control 模仿了书摊一地的工作状态。但妳家任何一个房间的地板面积都大于哪怕三十寸的电脑屏幕吧。

摊开的书本数量有点像内存。摊得越多,内存越大。在电脑上,我们可以靠切换窗口、桌面和标签页勉为其难地模仿这个模式。在移动设备上——哪怕是装了 iOS 11 的 iPad Pro 上——都几乎不可能。原因只有一个:屏幕太小。十平方米的房间怎么打壁球?

装了 iOS 13 的 iPad Pro 还是不行。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会提供亲中派破坏连侬墙的视频链接。

这个时候,妳或许会想要肏软件

如何在伦敦希思罗机场安检时拒绝机器扫描(明年开始无法拒绝)

Amber Baldet 在啁啾会馆记述了自己在伦敦希思罗机场的遭遇。她在安检时想选择人工搜身,而不是机器扫描。「这在以前只需要五分钟,今天花了三十分钟,就为什么要行使我的权利写了书面理由,签了文件。」由于甲方的安排,她走的是维珍航空的商务/头等通道(upper class entrance)。她认为经济舱通道的旅客受到的待遇只会更差。

……我拒绝被扫描。她们问为什么。我说是数据隐私。她们叫我坐着等,找来了经理。经理问为什么。我又说数据隐私。「不会存妳的数据,」她说。「但这是我的权利对吧?」她面露不快。

她说这台新设备会随机选择的,妳走过去,机器会决定妳是否要被扫描。所以要么妳走过去试试,没准根本就不会扫妳呢?莫名其妙。我走过去也没法知道机器究竟在幹嘛啊。但好吧,只能如此。

哈哈,我被随机选中了。「好,那么我现在拒绝?!」我笑着说。但周围没有人笑。她们又叫我等,然后要求我脱鞋,问哪个包包是我的。标准流程。她们把包包(和护照)放到了玻璃后面,说是为了「保安」。然后叫我跟她们走。

「我没有要求私下搜身,」我主动提出。「我们现在只能私下搜。程序如此。」步行五十米进入一间小房间。她们把门反锁,拿了些文件给我看。(绝对是第一次遇到。我一直拒绝扫描,在全球各地都是如此。)

她们又问我为什么拒绝扫描,我说我在人权组织工作,对于世界各地的安保程序的变化有兴趣,而现在看来主动拒绝的人不多了,对吗?(礼貌微笑)她说二零二零年开始就无权拒绝了。沉默。

她们解释说,妳要在第一份文件上写明拒绝的理由是「数据收集」,在另一份文件上签名,表示同意接受私下搜身(我没要求过)。然后她们把两份文件订在一起。我很担心,但反正已经上了各种奇怪名单了,管它呢。

搜身程序很正常,但花了两倍的时间。她们把金属探测器的灵敏度调得很高,扫到什么地方都响。(可惜我不是金属做的,那倒是会很酷。)她们还给我上课,说这些设备并没有连到互联网,然后说妳可以走了。

……

摘要:她们让我觉得行使拒绝机器扫描的权利是做了错事,并告诉我这项权利明年会消失。每个人都很专业。毕竟只是例行程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