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碎片化阅读?

摘自「勇敢说出来!碎片化阅读明明就是一件大好事啊」

很多人批评「碎片化阅读」,我却觉得碎片化阅读是社会的一个救星。微信的一个巨大功劳,是将阅读重新送回日常生活,提供了碎片化阅读的最好机会。因为人们此前根本连碎片化的阅读都逐渐失去了。我看到朋友圈所有人都在转各种文章,我的一些从不阅读的亲友,如今开始阅读一些短小的内容。这些阅读都是微信重新送回来的。

的确,我也觉得碎片化阅读是社会救星。《北京晚报》的一个巨大功劳,是将阅读重新送回日常生活,提供了碎片化阅读的最好机会……我的一些从不阅读的亲友,如今开始阅读一些短小的内容。这些阅读都是《北京晚报》重新送回来的。

言归正传,我想这位作者误会了我们究竟在反对什么。我们反对的是碎片化阅读,不是利用碎片化时间来阅读。欧阳修的「三上」(枕上、马上、厕上)大家耳熟能详,可见利用零散时间阅读的习惯古已有之。而我们所反对的碎片化阅读,指的是浮浅和无视语境的阅读。这和长短无关,和读者有没有整体性的视角有关。无论长短,无论发在什么平台上,妳都要意识到文本的意义来自于它和其它文本之间的关系,即所谓「互文」(intertextuality)。这里的其它文本不只是其它作者写下的文本,也包括其它读者在阅读这份文本——再次强调,不管是一句话的段子还是五十万字的小说——时的感受、心绪与思维。把一份文本仅仅当成它自己,并假装自己是世界上唯一和它发生了关系的读者,这就是无视语境的碎片化阅读。

如之前所说,这也是我反对微信公众号的主要原因。由于不允许在文中添加外部链接,微信从技术上直接切断了文本和网上大部分其它文本发生关系的可能。它不是把阅读送回日常生活,而是送回了前现代——那个文本自身比文本间关系更加重要的年代。这是一个百分之百向后看的互联网产品。

(如果妳真的想抬高碎片化阅读的境界,请看看 Ted Nelson 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