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中国,奇葩中国!My 真实中国 for a 奇葩中国!

上周在电影院,开场前拿 iPad 看一本竖排的中文小说。过了一会,左边和我隔了两个座位的黑人大叔问我看的是什么。我说是中文小说。哦不,翻译成中文的日本小说。他当然感慨了一下「满屏汉字」,然后又用手比划着说:「我注意到是从上往下排的。」

我想了想,以一种「这就是我们的日常」的口气说:对的,从右到左,从上到下。

当然我说谎了。大叔下回和人闲聊中国文化时,或许会想到这件小事。嘿,希伯来文从右往左又如何,中国人到现在还从上到下呢。如果遇到了较诚实的中国人,可能会想和他打赌。你给我去中国的书店找找,看看是从上到下竖排的多还是从左到右横排的多。

从阅读上说,横竖简繁都是无所谓的事。怎样都能读,速度取决于习惯。在有的人看来,我只是当了一回文化标本,而且还是假的标本,一只仓鼠伪装的兔子尸体——不但没给对方一个真实中国,反倒维系了他者对中国的错误想像。

我不介意这种错误想像。

没有这种错误想像就不会有 Martin Denny 和他的「Firecracker」。没有不介意错误想像的细野晴臣,就不会有 Yellow Magic Orchestra,不会有电子版「Firecracker」东方主义的逆转。

我要更多奇葩。我要更多什么鬼。我要更多洋泾浜。我要更多不伦不类。

Like ‘Allison Portchnik’, I also love being reduced to a cultural stereot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