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经济学人》的二三事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副主编 Tom Standage 最近在 Quora 上的答案值得一看,内部员工实名公开讨论《经济学人》很罕见。不知是不是太多人以学英文的目的读这份杂志让人倒了胃口,最近几年中文互联网上常有人嫌鄙它。这种嫌鄙是站不住脚的。

关于她们理想中的读者

……一个说英文的、高度好奇的外星人来到地球,想知道地球上有什么事,想知道如何看待这些事。

关于其纸版和数字版的比较

有趣的潮流:年轻读者更愿意订纸版(估计是为了传递某种社会信号[1],数字版就没法公开摊出来让人看见了),年长的读者更愿意订数字版(应该是由于在 iPad 上可以放大字号)。

《经济学人》在形象上很现代,但它和同样来自英国的 Jethro Tull 一样,在很多细节上都活在过去。一八四三年创刊时《经济学人》是一份报纸,今天虽然长得完全是杂志的样子,但仍然管自己叫报纸。同样,杂志如今的内容远不只经济和财经,这刊名造成的误会也并不少,但就是不改。文章不署名也是旧习惯,如 Standage 所说,不署名在过去是常态,署名才是变态。不署名的记者如果不算工匠,我不知道什么才算。而工匠,当然也是活在过去的生物。

译注 1: 原文 social signal,中文里比较不拗口的说法只有显摆、炫耀等等,这令我沮丧。当然,这恰恰说明此处应该直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