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胸肌

「三岛由纪夫 vs. 寺山修司:情色能成为抵抗的据点吗?」,原载《潮》一九七零年七月号(翻译:四旗儿):

三岛:这就是健美的原理,消灭身体中不能随意支配的肌肉。

寺山:所以就是从身体中放逐了偶然性?

三岛:就是这样。举个例子,你看我的胸,我可以让它随着音乐节奏动起来(展示动胸肌)。你的胸能动吗?

……

寺山:三岛老师,如果您哪天想要像刚才那样动动胸却突然发现动不了了,那一天是会突然到来的吧?

三岛:不会有那一天的。

寺山:不,会来的。那种时候岂不是很情色。

三岛:那一天绝对不会来的。不过,没有什么人像黑道一样重视形式了,他们是只有形式、形式、形式啊。

寺山:所以说,应该死于形式之中。不过我的印象是,现在是个看不见的形式和看得见的形式的区别变得十分复杂的时代。使用形式时的灵活性也成为一种思想了。

三岛:所谓灵活性就是妥协,这个很可怕啊。一旦说出「灵活性」这种词就不知伊于胡底了。

Ian Buruma 的 Mishima Yukio: The Suicidal Dandy(收录于《The Missionary and the Libertine》):

Henry Scott Stokes 和 John Nathan 在其三岛由纪夫传记里都把性视为他自杀的主要动机……两人也都把切腹看作三岛情色幻想的高峰或高潮。不过三岛的一位老友给了我一个更普通的解释:「他只不过是怕老而已,把自杀包装成了一种言过其实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