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零年代的阅后即焚

杨牧在「卜弼德先生」里写汉学家卜弼德(Peter A. Boodberg,1903–1972)。一九七零年,卜弼德给杨牧的论文写了一份长长的评语,很特别地用了绿墨水:

……后来有人告诉我,卜弼德先生数十年来极少写那么长的信;但那人又说,他用绿墨水写,是因为要使那长信自动消灭,因为绿墨水不能复印,而且容易褪色,有朝一日,他在这信上讲的话都会烟消云散,等于没讲。

「卜弼德先生」一文收录于洪范书店出版的杨牧散文集《柏克莱精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