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的堕落

中文的堕落值得反复谈,不过不要选那些伸手就能摘到的果子。事实上这堕落的表现之一就是批评者的靶子越来越近。「绝绝子」有必要批判吗?相反,「反贼」一词颠倒黑白,「翻墙」一词柔化言论审查之恶,不胫而走,积非成是。最终一句认真妳就输了貌似解决了所有问题。敌人对于文字是极度认真的。

不必理会那些不想好好写的人。苹果想好好写中文,但写不成,无论如何不可能写成,这才是问题。

或云罪在言论审查。诚然。但许多政府没有查禁的词,人们甚至不曾想起,想起了也要绕开,因为「文绉绉」。就如同人们爱说在中国如果无法正常上网,很难避免被洗脑成为爱国主义者。这是忽略了图书馆的存在。甚至就连新华书店也有很多书可以用来解毒,但有厌书症的人自然会绕开。

「纯净中文」也是错误的靶子。批评的从来不是在中文里混入洋文,而是潦草、陈腐、人云亦云的写作。Peter Hessler 点出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的问题,但没有解释为什么这个句式在英文里很奇怪:对美国读者不需要解释。而在中文世界,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成语是要尽量避开的。网络流行语其实只是流行语,而流行语里那些被视为「有生命力」的就是日后的成语:有共识的既成表达,精致的语言尸体。

点此读本文竖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