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會館

老實說,自從啁啾社限制第三方客戶端、爲主時間線提供算法排序、做跟尾狗學人加各種唔等使功能以來我就知道它不再值得信賴,而這些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Elon Musk 死馬當活馬強姦,無視可矣。不過此君 Allison Johnson 悼詞末尾的「咱們之後去剎那圖鑑聚,就在隔壁」倒是越洋呼應了小弟的「啁啾會館」譯名。

點此讀豎排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