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加倍鼓励您使用泛用型播客客户端

最近不少使用中国区 Apple ID 的朋友发现某些播客在苹果自家的 Podcasts 软件里搜不到或播放不了(见拙文「二零一九年春夏之交国内播客的异动」)。请注意,即便是登录了中国区 Apple ID,这些播客在其它泛用型播客客户端还是可以搜到并播放的。

常见的泛用型客户端包括(链接均为 App Store 下载链接):

其中 Castro、Pocket Casts 和 Overcast 是最好的三款,它们不只功能齐全,设计精细,也都有各自的明确性格。我最推荐的是 Castro。Pocket Casts 和 Player FM 有安卓版。除 Pocket Casts 外,以上所有客户端均可免费下载,并免费使用基本功能。

很多人关心泛用型客户端本身是否已被封锁,不开 VPN 的情况下能否使用。国内各地具体的网络状况可能不尽相同,但根据我的观察以及朋友的测试,上述八个泛用型播客客户端里,目前 Overcast、Castbox 和 Player FM 遭到了不同程度的封锁,其它五个均可正常使用。

前文所说,无论何时,不管苹果或任何平台如何屏蔽或审查,你都可以在 ipn.li 网站找到 IPN 的播客节目链接并收听所有节目。其它有独立网站的播客亦如是。

我们会继续关注部分播客在苹果 Podcasts 中国区消失的事件,并在本站持续报道。

无题

从改革开放算起吧,人们慢慢看上了电视。电视台自然都是国内的。在北京、上海等地的某些小区(例如外交公寓),或是外国人入住较多的酒店,可以收到 BBC、CNN 等外国电视台。在广东某些地区可以收到香港的电视台。但大体而言,普通中国人从来不会想问「为什么我不能看外国电视节目」。不能看是天经地义的,能看的选择并不存在。

一九九零年代末,民用互联网出现。有五到十年时间,「外网」这一概念并不存在。上网就是上网。但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中国普通人在网上就相当于获得了自由收看外国电视台的权利。我想,除非发生巨变,否则没有人会觉得这种状况在中国会一直持续。因此,所有外国技术公司在中国被迫做的内容审查,固然令人愤怒,但并不令人意外。

如果苹果真的要从现在开始以「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的名义审查播客(目前没有证据),那么播客界只是回归到了这个令人愤怒的常态。最近的流言是,苹果将只允许某些「合作伙伴」的播客节目在中国区上架。无论流言真假,这正是亚马逊中国电子书业务一直以来的规则。个人无法把自己的著作在中国区以 Kindle 书的形式上架,妳必须挂靠某个亚马逊的合作机构,或是国内的出版机构。没有理由认为苹果可以在中国免受约束。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现状,但经历过早期互联网的人,永远不应把自己驯化到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目前 IPN 的节目除《talich 闲侃》外都没有受到影响,但我不可能高枕无忧。我们会继续和苹果沟通,了解具体情况,并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做出相应的选择,包括在网易云音乐上传一份镜像,方便国内听众(我们大部分节目一直有在网易上架)。最后还是那句话:无论何时,不管苹果或任何平台、机构如何屏蔽或审查,你都可以在 ipn.li 网站找到 IPN 的播客节目链接并收听所有节目。

WWDC 2019 汇总

苹果员工江疆(jjgod)

中文用户会(在 iOS 13 里)看到我们添加的一个新的小功能,全宽字符和半宽字符(例如拉丁字母和数字)之间会自动插入(虚拟的)空间了。众人等了好久的功能。

把系统语言设为中文、粤语或上海话方可生效。他也提到大部分情况下这个空间的宽度是 1/8 em。不久之前即刻客户端里也增加了这个功能,需要手动打开。

Joanna Stern:

在控制中心里终于可以选择某个特定的 Wi-Fi 网络了。

啁啾社(Twitter)说在 Project Catalyst(旧称 Marzipan)的帮助下,Mac 版啁啾客户端会复活:

在苹果超赞的新技术的支援下,我们可以轻松把一百五十万行代码从 iOS 带到 Mac。Mac 版的功能会和 iPad 版完全一致,而且会加以改进,让 Mac 用户使用啁啾客户端时感受到典型的 macOS 体验……多窗口、窗口缩放、拖拽、黑暗模式、快捷键、通知等等一应俱全!

放弃 Loren Brichter 开发的一流 Mac 版啁啾客户端是啁啾社做的最可鄙的事之一。

那么,新浪微博的 Mac 客户端在准备中了吗?

Project Catalyst 的专家 Steve Troughton-Smith 比较了()Catalina 上的几个苹果自家软件:

Music 不是用 UIKit 做的,Podcasts 是用 UIKit 做的。如果不反编译的话很难区分两者。这比 Mojave 里的 Marzipan 软件(按:Stocks, News, Voice Memos, Home)水平高多了。

众望所归,iTunes 在 Mac 上被分裂成了 Music, Podcasts 和 TV 三个软件。Micah Singleton 打探到的消息:

苹果和我说 iTunes 的 Windows 版会继续存在,而 iTunes 音乐商店在 macOS Catalina 上会在 Music 的边栏继续存在。

新 Mac Pro 贵吗?Tim Weston:

一万二美元买 Mac Pro,摊到十年,每个月一百而已。

大家多久换一次 Mac?目前标准版最高配置的 MacBook Pro 是两千八百美元,按照每月一百的标准,就是两年多要换。iMac Pro 是五千美元,按每月一百算可以用四年零两个月。如果这台 Mac Pro 真的可以用十年,其实并不算贵。当然这个「如果」是未知数。我认为一台电脑能用十年可谓美谈,不过我们看到,二零一三年以前的 Mac Pro 已经不支持今秋的 macOS Catalina 了。那么我们或许可以把 Mac Pro 的寿命理解为八年,一个月的「订阅费」就是一百二十五美元。

Rene Ritchie 什么人会需要六千美元一台的苹果 Pro Display:

高端制作工作室通常只能买得起一到两台参考级别的显示器,这对工作流程有影响。但现在,花一到两台参考级别显示器的钱(两万五千到四万五千美元一台),可以买四到八台 Pro Display,整个团队都可以看到精确的色彩了。

二零一九年春夏之交国内播客的异动

二零一九年六月一日开始,IPN 旗下播客《talich 闲侃》的收听量突然大跌,与此同时,我们发现部分听众在中国区的 Podcasts/iTunes 里已经无法搜到这个节目。这里是该节目的链接,若您用的是中国区 Apple ID,点击之后有可能会出现「该节目不提供」或类似的错误提示。

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人间指南 FM」在 Telegram 频道苹果开始屏蔽国内独立播客:

苹果 podcast 平台开始屏蔽国内独立播客,目前大部分独立播客已经无法在苹果 podcast 平台搜索到,据称只有通过荔枝喜马拉雅之类平台提交 feed 给苹果的播客能保证搜索可见。人间指南暂时还搜索得到,但我想被屏蔽也只是时间问题。在这个特殊的时间,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我更加理解「独立」和「平台」的含义。目前经过测试,一些不论是否国区 Apple ID 提交的中文播客,只要不是通过国内平台提交,对国区 Apple ID 都不可见。屏蔽规则我还在测试中。

几乎同时,新浪微博上的「@王隐在录音」也有类似说法。

由于苹果中国区负责播客的员工正在休假,目前无法得到确切消息。我刚刚在 iPad 上登录了中国区 Apple ID,在 Podcasts 里搜索部分中国独立播客,结果如下:

以上所有节目(被作者自行下架的《人间指南》除外)在美国区一切正常,用 Podcasts 以外的泛用型播客客户端一切正常。

我会跟进此事并更新本文。请记住,无论何时,不管苹果或任何平台如何屏蔽或审查,你都可以在 ipn.li 网站找到 IPN 的播客节目链接并收听所有节目。

[更新]北京时间六月四日晚七点左右,Rita Liao 在 TechCrunch 发了题为「苹果开始在中国限制中文播客」的英文文章。文章并无新的信息。TechCrunch 的报道固然能够扩大事件的影响力,但根据以往经验,媒体压力很难影响苹果在这类事情上的决策。假如最终证实苹果真的在屏蔽某些中文播客,那么她们也一定会以「遵守中国法律法规」的名义把这种行为合理化。

[更新]北京时间七月初,《talich 闲侃》以及其它在中国区消失的播客已经恢复。但由于苹果在我三次去信后依然缄口不言,这次长达一个月的播客审查事件依旧原因不明。对于坊间流传的说法,即今后只有通过苹果的「合作伙伴」发布的播客才能在中国区搜到,我也无法确认其真伪。

今日被删除的知乎问题

收到知乎私信:

您好,您的提问「为什么 PTT 这种 telnet BBS 在台湾仍然有生命力?」已被删除,原因是:「政治敏感」

您的问题如下:

问题:为什么 PTT 这种 telnet BBS 在台湾仍然有生命力?

补充说明:我很喜欢 telnet 的纯文字感觉,但大陆大部分人从大学毕业后就慢慢远离 telnet BBS 了。台湾的情况如何?还是说 PTT 用户仍然以学生为主?

这大概是我在二零一二、一三年左右提的问题。我在知乎的许多提问并不是真想知道具体的答案。此问当时更多是想抛砖,引起关于 PTTtelnet BBS、或是两岸上网习惯差异的讨论吧。

平民通讯手段的进步

Matt Parker:

我在中国住了快五年,从来没被警察查过身份证,但去年五月以来已经被「随机」抽查过三次。第三次就是今晚在一家外国餐吧……我把相关证件都存在了手机里……警察试图用他的手机扫描我手机上的护照照片,但扫不出来,于是他手动输入了我的护照号码,咻,我的脸就出现在警察手机上的 app 里了……一位女士没带护照,手机里也没有,而且说是新护照所以背不下护照号码。没问题,警察拍下了她的脸,然后 app 里的面部识别软件就找到了她的资料。

James Mulvenon:

一个朋友说,她上海有个做并购的朋友,把手机号码和日期区间发给公安局里认识的人,一小时内就会有人骑着踏板车送上一张 DVD,里面有那个号码的所有通话录音,打入和打出的。

FaceTime、FaceTime Audio(国行 iPhone 不可用)、Telegram 的通话功能是端到端加密的。(中国区 Apple ID 如何?我只能说不知道,但不要太乐观。)

还是那句话,在端到端加密的聊天软件大批出现以前,任何民用通讯手段都没有安全可言,包括电话、纸信、电子邮件。平民可以近乎免费地用上强加密通讯工具,是二零一零年以来的事。这是进步。

华为偷了哪些技术?

华为接二连三被穀歌ARM 等公司断供,Benjamin Qiu 在啁啾会馆:

中国流传的笑话:腾讯、阿里巴巴和中关村所有公司都很沮丧,因为她们拥有的技术在美国眼中似乎完全不值得认真对待。

Bill Bishop 回应

微信证明自己的时间估计快到了,毕竟它控制着全球华人之间的信息流动。

说到华为,总说她们偷别人的技术,具体偷了哪些?《华尔街日报》此文有很多具体例子,采访了很多实名出镜的当事人,可惜仅对(付费)注册用户开放。不过,香港的「端传媒」有已获得授权翻译的繁体中文版可以免费读。

当然,这里大部分都是单方面说法,因为华为显然要么不回应,要么坚决否认。很多官司还在打,很多私下和解且详情不公开。我只能说,类似中国工程师在外国展会散会后抓住机会偷拍电路板、斯德哥尔摩分公司的中国员工每日抱团去当地中餐厅吃饭、以假的公司名报名参加科技会议(因为华为被禁止参加)、以商务合作名义获取技术然后置合作于不顾私下拿别人的技术申请专利最后别人的技术就成了自己的技术,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都是毫不意外的故事。

历史的车轮

梁启智《香港第一课》之八(文字转为简体):

站在中国大陆的立场出发,很容易会以为香港近年出现对中国认同的反抗是出于两地经济地位对调,过去香港人习惯看不起中国大陆,现在受不了新的秩序而起。放在后物质价值的讨论当中,可见这个说法如果不是错误解读的话,起码也是明显地过度简化。中国大陆近年的高速发展,提早二十年前已经在香港出现过;中国大陆社会在此之下的自豪感,正如前文所述,香港社会也曾经有过,而且更已反省其缺失。面对中国大陆,与其说香港人眼红或自卑,不如说是看到过去自己在高速增长期所犯过的错误……香港的经验也说明高速发展是特定时空的产物,总会有完结的一天,到时候社会中的深层次矛盾就会浮现。所以每当有中国大陆的意见领袖认为香港社会应放下矛盾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时,不少香港人往往会觉得可笑:香港社会早就脱离了可以通过发展经济来舒解社会矛盾的时期,此等建议如果不是出于无知,恐怕就是为既得利益服务。香港社会已迈向后现代,中国官员的话语及其盛载的价值却仍然停留在现代甚至是前现代(如信奉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二元敌我矛盾的冷战思维,和「发展是硬道理」代表的发展主义);当抱着这些过时思想的官员要逆向教训迈向后现代的社会未能「与时并进」,引起强烈反弹是自然不过。

Steven Pinker《当下的启蒙》Enlightenment Now,此处中文为本人私译):

理性、科学、人本主义和进步这几项理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我们全身心地捍卫。我们生活在其恩泽之下——新生儿可以活超過八十年、市场上五谷丰登、抬一下手指就可以喝到乾净的水、按一下就能令垃圾消失无形、病毒感染的苦痛可以用药丸消除、家中男丁不必征战沙场、女儿走在街头不必担惊受怕、批评有权势者不会被监禁或射杀、世界各地的知识与文化尽收袋中——我们对于这些太习以为常。但它们并非天赋之权利,而是人类的成就。

对 app 内的自建专有浏览器说不

在 iOS 软件里,如果出现了链接,有两种打开方式,一是在软件内使用苹果提供的「Safari View Controller」或直接跳转到 Safari 浏览器打开,二是用自己开发的专有浏览器打开。

从用户体验和安全性的角度说,前一种做法更好。苹果对用户隐私一向比较重视,Safari 是她们设计的浏览器,在安全性和隐私性上较有保证。如果一个第三方软件用自己开发的专有浏览器,用户很难知道它有没有在做什么可疑的事情。

国内多数大型互联网公司都使用自己开发的专有浏览器,这当然是为了追踪并分析用户行为:谁点了什么链接,点开之后在哪个页面停留了多久,幹了些什么等等。这些数据对公司很有价值,但这种做法对用户没有好处。遗憾的是,无论是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还是相当一部分用户,都真心相信大部分中国人不在乎这种事,所以大家都在继续用自建的专有浏览器。

如果在 iOS 上点击链接后看到这排图标,就说明用了 Safari View Controller,否则就是自建专有浏览器(极端情况不论):

Safari View Controller

中国的网络审查和封锁机制驰名中外,大量外国网站无法访问。但哪怕在这个被严重阉割、已经不配称作「互联」网的网络内部,在完全没有审查和封锁机制干预的领域,中国互联网公司在「防止引流」「网络安全」和「用户体验」的名义下,通过自建的专有浏览器抑制链接。在她们看来,不把流量「免费送给」其它公司的产品,就是最大的正义。在这个过程中,真正的基础用户体验——无障碍地访问互联网上的(哪怕是未被政府封锁的)页面,不管它来自哪家公司——被毫不犹豫地牺牲。在微信里无法访问淘宝链接,是其中最有名的案例,但绝非孤例。

如果第三方软件使用 Safari 打开链接,她们依然可以检测到哪些用户点了哪些链接,但无法知道妳在哪个页面停留了多久、幹了什么。这会令这些公司头疼,令运营人员皱眉,但我想不会有哪个用户感到不快。对于确实存在的恶意链接,Safari 本身有防范机制。虽然没有哪个防范机制可以完美保护技术能力欠缺的用户,但商业公司处于自身利益而封杀其它公司的链接的案例已经太多,我们没有必要再善意地相信她们有关网络安全的说辞。

链接是互联网的基础,正如活字印刷是书籍的基础。对链接的尊重也就是对读者权利的尊重。妳应该通过各种渠道向软件的开发者反馈,告诉她们妳在乎这个,建议她们改用 Safari 或 Safari View Controller 打开链接。妳也可以拒绝用第三方开发者的自建浏览器打开链接,而是选择拷贝链接后,手动用 Safari 打开。最后,妳当然也可以把这篇文章转给朋友,让她们明白两种链接打开方式的区别,并做出自己的选择。

参政议政

中国「App 专项治理工作组」提出的《App 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征求意见稿)》正在征集意见。反馈邮箱是 pip-02@tc260.org.cn(邮件主题请注明「认定方法征求意见」),反馈截止日期为五月廿六日。

另一方面,Pinboard 创始人、数字人权活动家 Maciej Ceglowski 五月七日在美国银行、住房与城市事务参议院委员会举行的「数字经济中的隐私权数据收集」听证会上做了陈述。这里是 HTML 版的陈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