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20190909

Joi Ito(伊藤穰一)因为隐瞒已故娈童犯 Jeffery Epstein 的捐款从 MIT 媒体实验室辞职。除了《纽约客》的曝光文章外,曾在实验室工作的学者 Cesar A. Hidalgo 在啁啾会馆伊藤对于西班牙裔的自己实行差别对待,并称他是「靠博客和枪手建立『学术』生涯的假学者」。

伊藤的确不是学者。他是投资人和顾问。二零零八年前后,Creative Commons (CC) 的概念在国内开始流行,他编纂的《Freesouls》我也买了一本,里面有张很帅气的坂本龙一照片。那个年代,光是拥有 Flickr 账号并用 CC 授权发布照片,似乎就证明了妳是文化进步派。围绕着那本书聚合起来的一些名字后来大都各奔东西了。

当时的伊藤和 Lawrence Lessig 等人力推 Creative Commons。它作为一个法律概念对于传统的版权观是一种补充,但十年之后,我们并未看到太多重要作品以 CC 授权放出。至于伊藤等人宣扬的「自由文化」和「共享」,那从来都是庶民自发借互联网之力创造出来的崭新文化范式。始自六十年代的邮件艺术风潮就是这种文化范式的先驱。CC 意在为这范式提供一种法理和权利基础,可惜并未成功。伊藤等人的行为,用今夏常见的话形容,可以算是一种试图「造大台」的「骑劫」。这很可能是好意,但依然难以成立。无大台的时代从那时已经开始。共享行为和自由文化都不需要论述来推动。

我不是无大台主义者。但我的确反对某些人一见互联网上有什么小波澜,就迫不及待地总结出一套论述,期待有朝一日维基百科上会将荣耀纳入她的名下。这是对互联网和庶民缺乏信心的结果:光是妳们自己自发搞搞是不行的,师出要有名,名正则言顺。有趣的是,在 Hidalgo 的话里,也流露出对于「博客」和「脱口秀」的鄙视。不入流。不是话语圈的一部分。不是学术共同体的一分子。建制中人很多如此。科技圈最鄙视博客的当然是苹果,乔布斯教她们的。而这也最荒诞。博客是苹果的好朋友。在 Mac 上写博客最舒服,读博客也最舒服。关于苹果的博客最多,而且它们大部分直到今天还有很好的 RSS 支持。苹果向主流民众传递信息大可依靠王牌杂志、电视台以及自己高度控制的发布会,但博客在苹果和重度用户之间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中介作用。谈 open web,很大程度上就是在谈博客。老爵士乐迷想起六零、七零年代,眼前浮现的会是《Down Beat》杂志;再过二十年,我们想起全盛时期的苹果,闭上眼睛就会看见一个个博客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