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亮在读什么(2019.2.23)

张亮微笑科技创始人,知乎联合创始人。

一、木城幸人:《铳梦》系列,集英社 1991 年开始连载

借着《阿丽塔:战斗天使》上映,复习了一遍木城幸人的《铳梦》系列。连载始于 1991 年,至今未完,中间有过作者个人精神危机,也有过因与集英社法务部公开龃龉而被迫休刊。这让我感觉它已经不只是科幻漫画杰作,更是一种因果之力。它的诞生充满偶然,但之后的一切都是木城个人意志和历史的重力。另外,木城在我看来近乎活标本——冈田斗司夫喜欢说的那种真正的、浑身上下流淌着 80 年代血液的「宅」。这些事都值得单独展开细说。

一、贾雷德·戴蒙德:《枪炮、病菌与钢铁》,谢延光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2006

最近看木城幸人接受采访时说,他因为看了这本书才有信心自己能画好《铳梦》系列的第二部《铳梦:Last Order》,我才把这本买了近十年都没看的名著翻出来。书里讲的都是文明的因果,跨越了很多专业领域但不难读。

一、菲利普·迪克:《流吧!我的眼泪》,陈灼译,译林出版社 2013

《铳梦》激发了我对科幻久违的阅读兴趣,遂从 PKD 寻根。迪克说自己写书飞快,一年四五本,经常上一本写完,就开始写下一本的第一章。这就让人格外惊叹于他创造意象的能力——你以为苦吟、推敲良久才能获得的科幻意象,对他来说就像喝啤酒一样轻而易举。天赋,没辙。

一、Philip K. Dick: The Last Interview: and Other Conversations, Melville House 2015

我当记者那些年,练出了一种苦大仇深的认真劲儿:希望每个采访对象都认认真真回答你,记忆清晰、逻辑严谨、诚实……但每次看访谈类读物时都深感,如果受访者始终在一本正经的回答,他就尚未真诚。不久前看《Tim Burdon on Tim Burton》就是这样,没法想象当今好莱坞大脑最爱伦·坡的人如此乏味。但迪克这本访谈就很好看,阅读时甚至会怀疑我出生以来的世界是不是跟他所在的 1970 年代是平行宇宙。

一、见城彻:《异端的快乐》,毛丹青译,浦睿文化 2013

见城彻是日本新锐出版公司幻冬舍社长,本来以为会温文尔雅的讲怎么用好内容对抗数字化时代,没想到只在讲自己的精神状态——用网络流行语,「是个狠人」。日本商人爱写书,跟中国企业家们大多找记者梳理自己的发家史和成功方法论很不同,他们喜欢絮絮叨叨说自己的道,让你感觉对方是因愿力和心力而成事,而不是在解方程式。当然这也许只是一种公关手段,但从阅读趣味来说还是高很多。

一、纪德:《地粮》,盛澄华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7

因为见城彻书中引用了某些句子,所以顺手找来看。遗憾买到的是 1940 年代的译本,读来有点费劲。书写于 1927 年,有着浓稠的真诚,让我想多找几本那个时代的书看看这真诚是否属于当时的时代精神。

一、沙村广明:《这电波,听着啊》(波よ聞いてくれ),讲谈社 2014 开始连载

沙村广明也是个活标本,90 年代精神的具体化。很多不明就里的人说他变态,这让我深感即将过去的 21 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相对于 20 世纪的最后十年实在是太「小确幸」了。《这电波,听着啊》讲的是北海道札幌一个餐厅女招待意外当上深夜电台节目主持人的故事。看题材有点过于小众,但坦率说,看过这部作品后,最近一个月我看所有新漫画都嫌寡淡。

一、森田るい:《我们是被接触者》(我らコンタクティ),讲谈社 2017

新漫画家,网上可以找到她打扮非常清新的照片,在漫画家里可以称为美女了。2010 年毕业于金泽美术工艺大学,之后又考入京都市立艺术大学读硕士。她有让人难以忽视的才华,《我们是被接触者》只是初试啼声。

一、冈崎京子:《River’s Edge》(リバーズ・エッジ),宝岛社 1993–94

以前在日本漫画店经常看到推荐区有她的书,但没看到过中译本。不久前台湾出版了这本,得见真容,在情绪表达方面确实很有技巧。据说早年日本只有少年漫和少女漫两个分类。傻打的都是少年漫,有剧情的、有情感的、有深度的都是少女漫,这么想也没错。日本很多创作者喜欢看少女漫,比如宫崎骏、岩井俊二、沙村广明,不难理解。冈崎是日本 1990 年代的少女漫画大师,她的学生安野梦洋子后来嫁给了庵野秀明,完成了对新《EVA》由内而外的改造,这是另一个因果。

延伸阅读:

吴涛在读什么(2019.1.15)

不鳥萬如一在读什么(2019.1.14)

talich 在读什么(2019.1.14)

页边在读什么(2017.2.12)

页边在读什么(2016.6.28)

龙荻在读什么(2016.7.1)

不鳥萬如一在读什么(2016.7.16)

吴涛在读什么(2016.9.8)